北国网论坛

北国网首页 | 新闻 | 辽宁新闻 | 娱乐 | 时尚 | 读书 | 健康 | 农业 | 家居家电 | 婚庆 | 乐活 | 亲子 | E报 

贵圈|他有6亿听众,却无法挽救江河日下的评书行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2 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了一辈子故事的单田芳走了。
641.jpg

2018年9月11日下午,这位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逝世,享年84岁。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说了一辈子评书,登过无数舞台,每到结尾,单田芳总会用这句耳熟能详的话,留给听故事的人满腹悬念和满心盼头。但这一次,故事再也没了“下回”,说故事的人,和他那一副传续了古老调式的声音,从此成了绝响。

说故事的人

中国的北方百姓,大约没有不知道单田芳的。他的去世,让70后、80后瞬时陷入对童年的追忆。那是几代人的回忆,是爷爷午后小憩时胸口话匣子里说的故事,是姥姥家胡同口树下老人们传来的声音。

那时候的中国还没有互联网,甚至没有电视机。单田芳用沙哑的嗓子,讲出了《隋唐演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水浒外传》《太平天国》等一个个传奇故事。才子佳人,帝王将相,唐宋忠恨,明清悲音……单田芳的故事告诉人们,今天的风雨昨日也曾有过,昨天的事情今天还可能重演。刚刚走出动乱的中国人,被他带入除暴安良、快意恩仇的江湖,于是也就得到几分快慰。



1979年5月1日晚6时30分,鞍山市迎春茶社人声鼎沸,灯火通明,45岁的单田芳,历劫十年归来,重新站上三尺书台。他拍下手中的醒木,用自己最得意的评书力作《隋唐演义》宣告回归。那一晚,茶社外一票难求,茶舍里连过道都挤满了人。

很快,单田芳坐进了鞍山市广播电台的录音棚。

那是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最强大的媒体是电台。无数中国人借由电波,迷上了这个老辣、粗粝而又平和、练达的声音。

同样都是讲述武侠故事,比起连环画和金庸的武侠小说,单田芳评书的传播更加没有门槛与障碍。

一些曾留下刻板印象的人物,经由他的口,重新焕发光彩。譬如《白眉大侠》里的主人公徐良,“白眉大侠徐良,长得贼难看,面赛紫阳干,大片牙,黑牙根,还有点端肩膀。但是因为他个性十足、足智多谋而且功夫出众,大家喜欢他,盼望他一见面,就有出奇的功夫能制胜。”这种奇特的评书语言通俗亲切,又肆意敞亮,是口语体、漫画式,也是粗线条、东北腔。



在单田芳精心搭建的语言迷宫里,中国人再次找到了久违的市井趣味和民间娱乐方式。

100万字、250回的历史评书《百年风云》当年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北京大学12名外国留学生联名写信给电视台说:“过去我们对评书不感兴趣,也很少有时间听,但贵台播放的单田芳的《百年风云》却把我们牢牢地吸引住了。”沈阳曾有30几位教师联名写信给单田芳:“在这个时代我们最佩服两个人,一个是宋世雄,一个就是你单田芳,你们是我们国家的国嘴。您简直把书说活了,形象、生动、幽默而又富于哲理。”

从艺50年,110部评书作品,每天,单田芳的声音又回响在全国数十个电波频率中。其中《天京血泪》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听众超过6亿。在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也有无数痴迷他的听众。有人说,单田芳的声音中有一种特殊的“中国味道”。

人们常常用一句话形容单田芳在那个年代的普及程度:“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像任何一种民间艺术一样,单田芳的故事,就这样传播在寻常巷陌的百姓人家里。

结合

单田芳的故事里,既有旧艺人技法的传习,也有新学教育的培育。

1934年,他出生在天津曲艺世家。外祖父王福义是闯关东进沈阳最早的竹板书艺人,母亲王香桂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员,父亲单永魁是她的弦师,夫妻俩妻唱夫奏,先在天津的茶楼演出,后来又来到辽宁省营口市。

大伯和三叔也都是曲艺演员。单田芳耳濡目染,“祖根儿”传下来的说书基因就埋在他身体里。

五岁那年,单田芳被抱进书场。泡的时间久了,他小小年纪就能跟着鼓词的指引,沉浸在故事深处。旁边一起听书的人打趣:“大全子(单田芳乳名),今天听的啥书啊?”单田芳张嘴就答:“听的是,小黑儿找老黑,老黑救小黑儿……”

对方让他说明白点,单田芳清清嗓子,一张小嘴模仿母亲的《呼延庆上坟》,一句一句把故事说得全须全尾,重要的“扣子”也没丢。一旁的父母一听,愣了:这小子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料啊!

有天分也有家世,单田芳却觉得站在台上龇牙咧嘴,很是丢人。家里把他送进新式学堂,他一心想着“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不过上学后,单田芳依然有时候会帮助父母抄写段子、书词,十三四岁他就已经记住几部长篇大书。



1953年单田芳高中毕业后,考入东北工学院,后因病退学,家中经济陷入困顿,于是拜沈阳评书老艺人李庆海为师,其间在辽宁大学历史系函授学习。这时候的他,对中国近代史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着手长篇评书《百年风云》的编写工作。

1956年单田芳成为辽宁省唯一具有大学文凭的评书艺人,这样的学历,放眼全国也是凤毛麟角。也是在这一年,他参加了鞍山市曲艺团,由个体卖艺的传统艺人,成为集体编制的正式演员。

解放初期的鞍山,驻扎了12万鞍钢产业工人。工人们有着稳定的收入和三班倒的作息,但业余文化生活却十分匮乏。全国各地的曲艺演员,为生计奔波云集鞍山,名家名角纷纷落户这座“北方钢都”。

单田芳走进鞍山曲艺团,遇到了西河大鼓名家赵玉峰和评书名家杨田荣,两位名角对单田芳倾囊相授,诸多指点。短短几年,他的艺术水平大进。



1956年正月初三,22岁的单田芳第一次登台说长书,选的是难度不小的《明英烈》。书曲行里有“男五义,女杨家”一说,指的是初出茅庐的男演员多靠短打侠义书登台,以热闹的故事遮掩技艺的稚嫩。单田芳凭借家传积累和自身悟性,二十出头就敢讲《明英烈》,一时传为佳话。

打那儿起至“**”前,单田芳先后说过《三国演义》《隋唐演义》《明英烈》等十多部传统评书和《林海雪原》《平原枪声》《一颗铜纽扣》《破晓记》等新书。 可以说,他评书艺术的传承缘起,到最终形成的过程,正是一副辽宁地区百年书曲行当的文化拼图。

探索

对许多不听评书的电视剧儿童来说,单田芳的名字,隐没在一部久远的古装电视剧——《白眉大侠》之后。

这是单田芳在90年代的“创新”。彼时,凭一张铁嘴名闻大江南北的单田芳下了海,成立了自己的文化艺术公司,主打产品自然是评书。他希望通过商业运作,使中国的评书艺术枝繁叶茂。

此时的中国,家家户户有了电视机,更丰富的文艺形式涌入寻常人家的生活。

评书如何继续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争得一席之地?老爷子想得简单:大家爱听故事,那就把“故事”录成磁带呗!还没摸清市场,单田芳便开始起早赶晚地干了起来。折腾了近一年,他嘴唇起泡、嗓子发炎,磁带也堆满了库房——销量出奇地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卖出几盘。单田芳曾感慨:“当时做了不少,卖不出去,烂在家里,把我30万块钱存折烂在里面,鼻子眼也破了,嘴也破了。”

那年头电视剧开始火热,他又开始转向和电视剧合作,亲自操刀充任编剧,把自己的评书作品改成电视剧本。《白眉大侠》是其中最成功的作品。然而这部跟山东台合作的34集电视剧,用单田芳的话来说:“剧本不是我写的,是根据我的书改编的,我也参与了,那个赚钱了。人家赚钱,我没赚着,跟我没关系,就弄个香嘴臭屁股,别的没得着。”连拍两部连续剧,数千万的投资又打了水漂,合作双方也不欢而散。单田芳再次遭遇打击。

到1997年,公司已经风雨飘摇,单田芳几乎成了光杆司令。然而他不屈不挠继续进行着卖评书方式的探索。他决定把录音带拿给电台,免费让他们播讲,同时,在评书播讲的间隙插播一到两分钟商业广告。依靠着这样的方式,单田芳的文化公司“活”了下来。



这位老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总结:“我们跌倒爬起,爬起跌倒,曲曲弯弯,坎坎坷坷,十年,到了去年算入轨了,扭亏为盈了,房子也买了,车子也有了,全公司的人除了比较高的工薪之外,纳税全抛去略有盈余,仅此而已。”

如今,打开电商网站,单田芳的故事,和收音机、存储卡等出现在一起,继续用新的传播方式找到了生命力。

单田芳挽救了自己的公司,却无法以一人之力挽救江河日下的评书行当。“盘古开天地,地久天长,长话短说,说古论今……”这是中央电视台一档名为《电视书场》栏目的开篇主题曲。这档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风靡中国大江南北的评书栏目,如今早已淡出人们的视野。

新生代评书演员严重断层也越来越凸显。评书表演艺术家、清华大学出版社中国传统文化顾问孙一曾说:“两天能培养出一个电视演员,一个月能培养出一个电影演员,三个月能培养出一个话剧演员,《梦想中国》这样的节目几天就让你成为歌星,可是10年培养不出一个评书演员,这个行业不好干。”

曾经培养过单田芳和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的鞍山市曲艺团,如今已经没有新生代的评书演员了,评书节目更是淡出了节目单。评书作为曲艺团的一项传统节目,如今在演出市场中已经鲜有人问津。

2007就已经宣布“收山”的单田芳,三年连着举办了两次“拜师会”,一共收了27个徒弟。作为“评书”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继承人,他意识到时间的紧迫:“既然我是这个文化遗产的继承人,那我就得责无旁贷地把这门艺术传下去。但光靠我哪行啊,再不收几个苗子,传承下去,就没有时间了。”



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又重新“出山”了。评书早已不如他盛年时候那样有市场,为了“跟上时代、挖掘老百姓喜欢的东西”,说了一辈子的单田芳,开始做起了谍战剧。他受到《潜伏》等电视剧的影响,打算创作一部以共产党地下工作者真实经历为题材的评书《血色特工》。但这一切,如今都随着这位老人的去世,戛然而止。

在他讣告里写到:“单先生共录制广播和电视评书110部,计12000余集,闻名全国,被誉为永不消逝的电波。单田芳先生的逝世是中国评书界的一大损失,他把一生都献给了热爱的评书事业,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普及和传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