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网论坛

北国网首页 | 新闻 | 辽宁新闻 | 娱乐 | 时尚 | 读书 | 健康 | 农业 | 家居家电 | 婚庆 | 乐活 | 亲子 | E报 

大 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6 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爷爷临终时,对我和父亲说,要将他葬在河湾旁的树林里,那样的话他就能活。
爷爷说这句话时,整个人已经糊涂了。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过了一阵子,我们以为他要断气了。可是爷爷咳醒了,说要喝水。我递上一碗,爷爷呼哧大喝,喝尽了还要。爷爷喝水的劲头,让人觉得他是被渴死的,而不是因为心力衰竭。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喝了一碗,爷爷拉住我的手。家族里的人预感到了什么,也围上来。我匐到他耳边,他小声说了几个断断续续的句子。我听了几遍后才明白。爷爷说,他活了八辈子,都是渴死的,惟独这次不是。我告诉叔叔们这些话,叔叔们都有些失望,他们以为爷爷会说出分钱或分房的话。这时爷爷的手没力道了,大概是差不多了。爷爷最后又喘出一口气,他艰难地举起一根指头,问我床头站着几个人?我只看到褐红色的木箱。我说没有人。他嘴巴张开着,想要说什么,身体却僵硬了。我抱起他,我惊讶地发现,他皮肤皱缩,身体轻巧得像一只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爷爷的一生有什么可说的呢?他大半生都是个渔夫。除去耕地,就在水上打鱼。他从没有离开过雪田这个村子,惟一的一次是在他16岁时。那年冬天来了日本人,他们征用了耕地的毛驴。16岁的爷爷舍不得驴,一路跟随着部队,帮他们背铁锅扛米面。等走到了山东,爷爷发觉再往前走,命就要丢了。他趁着夜色,跳进一条大河里,游了一整夜才敢上岸。他一路乞讨,走了一个多月才回来。
这个故事是爷爷讲给我听的。我当时并不相信:一是日本人有没有来过,并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他很可能是看了太多电视剧;二是冬天夜里,一个人怎么可能在河里游一晚上。没有淹死,肯定也冻死了。爷爷向来有说大话的毛病。他说,有一天他在田里灌溉,河里的肥鱼都游进了稻田。他随便就能抓起一条。我去问早起干活的邻居,邻居说还有鱼呢,连个屁都没有。而且田里根本没有灌溉。那次以后,我对爷爷的话都要怀疑三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是他们兄弟里最小的,我长到10岁时,爷爷已经70了。可能出生得晚,在那些堂哥当中,爷爷最喜欢我。夏天里,爷爷来问我,想吃水果吗?我说想。他打着手电,提一个塑料袋,带着我往后山走。在山道上,他提醒我不可以出声。走到一片桃树林,我才察觉原来爷爷带我来是偷桃子。我爬到树上,掐着毛桃一颗颗递给他。他站着树下边吃边等。又爬上一棵桃树时,我踩断了枝丫,近处惊起一团黑鸟。不多久,几条狗吠叫,林间有手电的亮光。爷爷不慌不忙地给塑料袋打了结,扶着我说,好了,我看差不多了。下次再来吧。他悠闲地走回那条山道,我吓得腿都哆嗦了。爷爷倒是越走越慢,奇怪的是,我们绕了几个弯,身后就没了动静。爷爷拿出一颗桃子,在裤腿上蹭干净了递给我。尝尝看,有点涩。真是可惜了。他说。好像这桃是他在摊上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到山梁上,我走不动了。劈开草坐在地上。爷爷说这里不好坐的,得赶紧回去。我说没有人撵了,为什么不能歇一歇。爷爷说,你看看对面。我放眼望去,只有山坡和更后面的山坡。我一手捧一个桃,啃咬着,并不理会他。过一阵子,山风吹来,冷飕飕的。我打了个寒战,背脊上透出一阵凉。爷爷站起来,走到我前面。他朝空气中摆摆手,朝几个方向看了看。我不明白他在做什么,我也要站起来。爷爷伸手摁住了我。接着,爷爷朝空旷的山谷说话,回去吧,都回去吧。我帮不了你们的。爷爷的声音在山谷里回响。我正疑惑着,爷爷厉声对我说,吃完了吗?吃完我们就回去。没等我擦手,爷爷就拽着我的衣襟往家里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道了有吃桃的去处,我告诉了学校里的伙伴。有天中午我们背着书包一起去摘桃子。吃饱也装满了,我们才往学校走。走到那处山梁时,我停下脚。我眺望过去,对面山坡上铺满成片的野坟。
放学后,我去问爷爷,那天晚上他是跟谁在说话。爷爷坐在院子里,埋着头,用一根树枝在地上比画。我走近一看,他正在画一幅地图。地图呈鸡蛋状,看不出棱角。爷爷在里面放了几颗石子。他仰起头说,一个石子代表一个县。六个县区就组成一个国。我说哪有这么小的国。爷爷说,怎么没有,老年间,国家都这么大。我问那是什么国?爷爷握起树枝,在一旁写了个“徐”字。那就是徐国。爷爷说。那时候我读过一些历史书了,我听说过齐国、鲁国、赵国、宋国和卫国,我头一次听说徐国。爷爷疑惑地问我,你知道徐国是被谁灭亡的吗?我自然不知道。爷爷小声说,是伍子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爷爷说,那一年吴军截断泗水、沭水和沂水三河,又逢天降暴雨。一时间,尘沙泛起,鱼虾都汇进城池。徐国顷刻间淹在大水之中。水底下却是另外一个世界。虾兵蟹将占领了人的房屋和田地,他们没命地吞食粮仓,啃咬家禽。过半的鱼群撑死了,虾蟹到处打洞,地基挖空了,木屋大面积散倒。不过半月工夫,都城就成了一座荒城。投降后,吴将掳走徐国君主。城池的污水四泄而去,流出来的是成群鱼的尸体。
不敢想象,爷爷讲得句句详尽。奇怪的是爷爷一个字也不识,他不可能从书上看到。而且雪田里的人都老实本分,不大有人愿意讲这些不着边际的事。这些掌故,爷爷都是从哪里知道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疑问在课堂上仍折磨着我。直到有个周末,我跟母亲去镇上买粮油。母亲跟店里的老板还价钱,我听到附近有人在唱戏。我找了几家店铺,原来在一个小巷里。我趴在小窗往里看。里面一个胖女人穿着旧式旗袍,敲着一只扁鼓唱书说戏。我听了一阵,没有听懂。母亲来寻我,我问那唱的什么?母亲说,乌里哇啦的都是怪腔。我缠着她,问到底是什么。母亲指着墙上一张浆糊粘的红纸,一位白发人拿着一条鞭子。底下一行小字:伍子胥被害。
我终于知道了爷爷的秘密。我跑回家坐在他屋里说,我下午看到有人在唱戏。他喝着一壶茶,不大在意我。我有些恼了,抱住他的腰说,你都是从街上听来的。爷爷嘬着壶嘴说,不会的,他从来没去听过。而且镇上很吵,他不喜欢去。但是我知道,爷爷每年都种烟叶,种了三分地,每季都要卷上一包担去镇上卖。
他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爷爷过世后,我很快回到了城里。跟高架路和繁忙的车流相比,故乡似乎仍是一块原始之地。晚上我躺在床上,何玲感慨地说,一个人去世就去世了,什么也不能留下。对一个星球来说,一个生命的逝去,轻若一次呼吸。整理遗物时,我和父亲只找到一些衣物。就像何玲说的那样,任何值得纪念的东西都没有留下。何玲问起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时,我无言以对,爷爷是那么普通,我回顾他的一生,没有什么值得提起。要说在我记忆中留下痕迹的,就是他讲的那些虚虚实实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爷爷天生爱讲故事,他的故事怎么也讲不完。历史故事、地方民俗、奇人异事,他都能掰扯清楚。谁也不知道那些故事从哪里来。何玲睡不着的时候,就爱让我给她讲故事。我说爷爷喜欢讲故事。他讲的故事你要听吗?她说,只要不是黄色故事就行。
爷爷讲,他有一位好友,生前没近过女色。落水淹死成了水鬼后,很想尝尝人间色相。在一个傍晚,他看到有家迎亲的队伍打水边路过,他附到新郎身上。他骑在马上,身后是吹唢呐、打铜鼓的乐手,再往后是新娘的花轿。到了住处,他草草办了婚事,来到洞房。他春宵一夜,筋疲力尽,睡到中午才醒来。醒来后,他发觉自己躺在草窠里,附近的土丘上站满了蝗虫,密密麻麻。他看着身旁的妇人,一只母虫从草垫里蹦出来。原来昨天晚上是蝗虫在娶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