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网论坛

北国网首页 | 新闻 | 辽宁新闻 | 娱乐 | 时尚 | 读书 | 健康 | 农业 | 家居家电 | 婚庆 | 乐活 | 亲子 | E报 

努尔哈赤从这里上岸走进了沈阳

[复制链接] 0
回复
2569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8-2-12 12:2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朱姝/文

  王大爷拨开岸边的苇草,告诉我,粗大的6根铸铁缆桩,曾让无数船只在此停靠。还有那半掩于沙岸的檀香木桩,尚能听到人唤舟的晚渡?这样看来,这儿就是清朝时的罗士圈渡口——浑河岸边最早最大的码头。

  从“骆驼圈”到商贾辐辏之地的命运,因一人而陡转

  就像八家子不止有八户人家,罗士圈也不是骆驼圈,十里渡口码头也绝非一个码头那么简单。西起新华广场,东到南湖大桥,在当时要蹚过一片河泡子湿洼地儿。即便从北面的光荣街拐出来,绕过一坨坨淤泥,拉货的骆驼队,与在泥淖里打滚的骡子队又撞了个满怀。这十里码头,活生生地叫成了“骆驼圈”,后来这个不雅的名字改成了“罗士圈”。

  《陪都纪略》里盛京城示意图,画出罗士圈的形状,竟真的像一个肥滚滚的牲口圈,圈着流油的生计。“城南十里,浑河水路通衢,商贾辐辏之地。”《奉天通志》里描绘的这个罗士圈渡口,从来就是奉天浑河航运兴衰的见证。

  清初,浑河北岸的罗士圈,原本是低洼湿地,且杂草蕃滋。平日淤泥沼泽成片,水泡子成串。每逢大雨滂沱,浑河水漫漶河岸,浊水无际,行人车马几近无法通行。当一个人站在岸边,锐利的目光与罗士圈码头不期而遇时,他读懂了浑河和这个码头的心思。

  他是努尔哈赤。

  1619年努尔哈赤率后金大军剑指沈阳,“城颇坚,城外浚壕”,借浑河航运便利,沿浑河而下水路并进。相传,船行至罗士圈,他鬼使神差地命令下船,冒着大军被湿洼地阻隔的危险,决定从此处进入沈阳。这不仅是命运冥冥间的注定,一定是那“哗哗”的流水声顽固地植入他对一条大河的全部憧憬。

  从外地流落到罗士圈的几户人家倾其所有,用骆驼帮罕王把全部辎重运送过泥地。罕王攻克盛京城后,他命罗士圈人“多多驯养骆驼,以备运送货物之需”。

  那时的关东子弟:“乘上船儿去盛京闯世界吧”

  《辽海丛书》记载,浑河航运兴起于明代,清初已发展起来。在陆路不发达只能依靠水路漕运的时候,以“沈水(浑河)北为阳”的盛京城已构架了一个相当发达的水路交通运输网。

  晨曦罗士圈码头的繁忙,在一声船工号子里开启,它中转着盛京城乃至东北各地的货物。罗士圈东面,最大的一个码头,堆得满满像小山一样的粮、油、花纱、人参,正准备装船下行。西面两个小码头,刚刚靠岸的食盐、柴草正在卸货。还没来得及看清上木场顺流飞奔的原木筏子,海城侯振举黄瓦窑烧制建造“一宫两陵”的700万块琉璃瓦大船已缓缓驶进了码头。还有内蒙古的煤炭、长白山的药材、兴安岭的皮革都在此转口。

  如果你想出渤海,那一定绕不过浑河。大船顺流而下,从浑河驶入太子河不出两个时辰就到了牛庄入渤海。如果你去江浙,还要顺着浑河行。从浑河进入辽河入渤海,经塘沽、烟台,不出一个月就到江浙。

  即便是回程,也要满载杭州的绸缎、淞沪的布匹、西湖龙井、景德镇的瓷器、南方的漆器、竹器,由辽河、三岔河进入浑河直抵盛京,再经由罗士圈码头销往东北各地。清末营口辟为商埠后,浑河水上航运更为发达。罗士圈码头成为辽沈地区下辽河、出渤海的重要门户和沈阳水路交通枢纽,也成了承载关东子弟财富梦想的地标。

  河上人家河中船家,繁忙吆喝里的一天天一年年

  四平街(中街)里吉顺丝房一批杭州上好的绸缎到货了,老板大声吆喝伙计快快运回奉天城里。十几大包奇香入鼻的蛟河关东烟,从吉林要转运到烟台。利庆升船行信誉好。船老大拉动缆绳,喊声“开船”。永泉茂商号运的面粉、玉成福号运的大豆、广昌栈运的棉布也装好了船,挥手间便是千里的畅快。罗士圈码头的船只每天多达千艘,真可谓“艨艟大船下浑河,一路滔滔到渤海”。

  有了一条河相伴,不仅水运交通发达了,罗士圈十里码头也店铺林立、商贾云集。有当铺、镖局、榨油坊、烧锅庄,有人挑、肩扛、骡子驮、骆驼运的大小拉脚货栈,还有关内山东、山西、河北和东北各地商人接踵而来相继开设的钱庄、粮栈、皮货庄、山货行,更多的还是摆地摊、支棚子的小商小贩。

  一大早,街面上吆喝声从东头的肉市、鱼市、菜市开始跌宕,喧闹嘈杂声和着流水声滔滔不绝,临近傍晚时分才渐次平息在西头的粮市、席市,最后湮没在柴市的草垛子里。码头上一边是说书的,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满座寂静。一边是耍把式卖艺的,锣鼓点一响翻跟头、打把式、运掌、劈砖,一招一式还真有点来头。皮影戏、拉洋片就图看个热闹。卖土特产的小铺子,胭脂水粉就看个新鲜儿。街上一溜小吃,摊煎饼、打烧饼、炖酸菜、烙锅贴,味道不次于四平街里的老店。锔盆锔碗锔大缸凭的是手艺,算天算地算命里,你相信了才是真的。

  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可曾与戴梓、陈梦雷同船擦肩

  康熙四十六年,关外人来盛京“致数十万之数”。18世纪30年代至19世纪20年代,盛京先后出现天成酒店,广生堂、春和堂、天益堂药店,天合利丝房等大商号,四平街就此发达起来。山西曹氏的富峻森钱庄,总资本就有25万两纹银,盛京成了东北地区最大的商业中心。到了雍正年间,陆续有更多的人在罗士圈落脚,仿佛一觉醒来这个繁闹的杂巴地儿就越发像了个村落。罗士圈人种地、打鱼、跑船、做小买卖的人多起来。

  过河的人也日渐增多,河边厚木板搭建的码头上,船家一声令下,岸上的纤夫把木船拉到罗士圈码头上游500米处,与南岸船码头正好呈45度角,再横向摆渡,才能边前行边顺水而下,到达对岸码头。这样的情景,被迎风矗立在古渡口的清代大诗人戴梓看见,被挤在人头攒动中过河的大学者缪润绂看见。渡河人中还有疲惫不堪的清朝大学者陈梦雷。

  当年陈梦雷又是怎样过河的呢?

  32岁的他,披枷戴锁被康熙发配至开原,来到盛京罗士圈渡口已近黄昏。几年后,他编纂《盛京通志》,再次来到罗士圈渡口,见码头的繁荣,赞盛京景象古朴之高远,他脱口而出“盛京十六景”之“浑河晚渡”,与所咏“天柱衡云”“永安秋水”等同为盛京名胜,“囊括了当时沈阳最具特色的自然与人文景观,后来版本的‘盛京八景’都据此所列”。

  随着近代陆路交通运输的发展和铁路的兴建,京奉铁路、南满铁路相继通车。加之清末年间,河床淤塞,航行时常受阻,来往商船、货船日渐减少,浑河岸边的渡口渐退其后。“日俄战争中,俄军将罗士圈码头船只全部烧毁。”

  2005年,和平区政府把破旧的罗士圈棚户区改造成了美丽的公园,沈阳人又多了一处踏青泛舟的好去处。帆影点点终将远去,我们谁都无法踏进同一条河流。可是我仿佛看见罗士圈码头人头攒动一片繁忙,船工正大声地吆喝着:有过河的吗?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