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网论坛

北国网首页 | 新闻 | 辽宁新闻 | 娱乐 | 时尚 | 读书 | 健康 | 农业 | 家居家电 | 婚庆 | 乐活 | 亲子 | E报 

回乡偶感

[复制链接] 22
回复
4355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8-2-5 12:2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七年前,父亲弥留之际一改不求于人的常态,吩咐我们在他过世之后,要埋葬于故乡的家族墓地。他要和列祖列宗魂归一处。可是,因为……因为……因为……他还是被安葬在县城的公墓。与老家遥想隔望,之间山川叠嶂,路远林幽。
      我从小受的是无神论和唯物论的教育,而且成长在毫无选择余地的学习环境里。自然而然就形成时代感强烈的思维定式。父亲去世后,对他的思念颠覆了固守多年的观念。极度希望我不曾承认的鬼神魂魄全存在。因为只有这样,我和父亲才有在生命的下一次轮回中再度相见的几率。我幻想着阴阳无隔,灵魂可以自由往返于人间和天堂之间。
       对于老家,从前是一个精神符号,一个文字的概念。只理解为是祖辈生活过的地方。随年轮的递增,回家的频率也成正比的多起来。从十几年一次,到几年一次,又到一年几次。
       父亲对晚辈最后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诉求没有如愿以偿,常常让我独自难过以致潸然泪下。
       近年来,每一次回老家出发前,都习惯性的仰面苍天,敬告父亲的在天之灵,邀请他的魂灵与我同行,聊补他的遗憾。每当这时我就像回到儿时,父亲在前面走,我在后面一路小跑的追着。回到故乡,看着老家、老屋、老树,陪他寻找前生的忘川逝水,在他生命的源头东顾西盼,捡拾记忆的碎片。在这时候,我觉得父亲又还原为一个有型有质有情有感的生命。
      一
      今天我们又行驶在回乡归途。一进村,在父亲多次给我描述过的水簸箕那里停下车,这是我每次路过都要驻足的地方。这里是父亲,爷爷和老家的亲人从家里到外面出来进去的必经之路。就坐落在老屋门前20米处。这还是一个古老的遗迹呢。老家方圆百里都是古代屯兵之地。也是八千年前红山人的城邑。弄不清在哪个朝代,也不知是哪国的部队,为了**庞大驻军的粮食供给,在老家附近建造了一个规模很大的粮米加工厂。因此,那个地方有了一个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名字,叫碾房。碾房村的一个标志物就是一个巨大的石碾。它有普通碾子的十倍之大。而且不是由一整块石头雕凿而成。父亲告诉我,它是七八块形状相同的梯型巨石组成的圆形。碾盘和碾轴之间是一圈深沟槽,与民用石碾的圆形平面截然不同。也不是用碾盘上面的一个庞大石磙来碾米磨面,而是在沟槽里放一连串的小石磙,由数头驴马一起一圈圈的拉磨。这样,加工粮食的效率就提高了数十倍。这是古人的高超智慧,这一创造也许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至今还没有再发现第二个这样的碾子。还是不知何年何月,我们老家的人大约为了解决洪水泛滥冲毁道路的难题,就有人出头组织了村里的青壮劳力,到邻近的碾房村把已经被军队遗弃的几块大碾盘人推马拉的运了回来。那时候,没有起重机,没有吊车,全靠人力。无疑是一项艰巨危险的工程。可是为了村人不受自然灾害的威胁,为了能够安居乐业,他们硬是拿起绳索,赶上牲畜,手拽,肩扛,钎撬,车拉,人推着从十里之外的山坡上,在高低不平的荒野中把它们一块块的运了回来。然后因型利用,在穿村而过的河道上搭成一个多孔桥,碾盘沟槽成了天然的泄洪孔,从此,水患不再。还形成一道雨季时流水从桥上垂直降落的人工瀑布。给小村添加了一处风景。可是这一次来到这里竟大失所望,水簸箕不见了。十个全覆盖工程把这里也覆盖了!问了几个人碾盘何在?均答不知。是被封压在了地下,还是被移挪到别处,无人关注。我一直想向有关部门提议把大石碾恢复原状,把这个的古人的珍贵遗存展示于世。可是我人微言轻没有进言之路。还没有等我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帮我做这件事,那些大碾盘连委屈负重的充当水簸箕的资格都被取消了。如今它们不知去向,我希望是被文物管理部门保护起来了。
                                                          二  
       午饭前,我去村边散步,沿着林间小路向山坡高处走去。路,弯曲且不平坦,还有大大小小的石头散落一地。我想百年之前,爷爷还很年轻,他从祖籍红山人的圣山牛河梁脚下出发,走向外面的世界。大概是不愿离开保佑我们蒙古利亚人的始祖母红山女神吧。没走出三十华里,他就停下了脚步。那时候,娶妻生子就是一个诱人最奢华的穷人梦吧?而这个小村给了他这一切,让他得以实现上苍赋予每个生命传播基因,繁衍生命的职责。在这个大前提下,茫茫人海里每一个个体生命的所有苦辣酸甜都显得微不足道,生命历程中所有的艰难困苦的无怨无悔。从此,这里也是父亲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父亲大约属于村里民国期间走出乡间,汇入时代洪流的第一人。可是,当他在茫茫草原上工作了多年后,还是选择了回归。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想的还是叶落归根。父亲一生帮很多人实现了梦想,可他唯一对儿女诉诸的期望却没有如愿以偿。想起这些我就心生痛楚,愧疚莫名。我取消了去后山的家族墓地凭吊祖墓的打算。因为那里虽然有父亲思念的爷爷奶奶,还有爷爷的弟兄们。而父亲的墓碑却孤零零的竖立在百里之外。
     三
       我转路探望村里的一位表婶。她在老家算是一个有魄力,能创业的女人。可是,近年命途多艰,儿子离婚,丈夫去世,为了抚养被儿媳遗弃的孙女,关停了自己在县城经营多年的理疗店,回农村老家为七岁的孙女陪读。之前,听说她还是以理疗为生。但是农村养生保健意识差 ,效益并不好。
      我到了她家,第一眼就看见一个巨大的牌匾横四框错节扭曲的掉落在大门边侧,德源理疗店五个字还清晰可辩,门房顶上面还有坍塌砸磕的迹象。难道刚刚经历了一场自然灾害?是飓风?是陨石坠落?还是我想象不出的某种不可抗力?
      我忙问正迎出门的表婶是怎么了。她忿忿不平的给我讲述了一个的故事。
      她说:“健心,你知道我,饿死也不会讨饭。这些年我是有些困难,但是就凭我这双手,还饿不死我们祖孙两人。我从来有没有想过会和扶贫办有什么瓜葛,更没有想去申请救助。从今年扶贫办硬性插手我的理疗店,憋气的事就没断。”于是我听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
       原来,今年春天,扶贫办来到村里开展工作。他们大概觉得应该树立一个扶贫效果显著的实例。就选中了表婶这个典型。于是坐在办公室展开想象,闭门造车,导演了一场虚假扶贫的闹剧。然后三番五次来到表婶家里,让她按照剧本情节配合工作。在表婶讲述家中的困境之后,开始要求她说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要她表示感激政府发放的扶贫资金,感谢扶贫办送她外出学习理疗技术,才得以脱贫致富,搬起这个小有规模的理疗店。表婶说哪有这些事呀,老亲旧邻都一清二楚,我在县城搞美容,理疗是二三十年就开始了,我说就是了也没人相信。可扶贫办的人一再强求,并且说只有配合工作才能给予扶贫补助。人很容易在金钱面前屈服,何况又是存在饥馁隐忧的人呢?表婶违心的配合扶贫工作,在录像机前做了被虚假扶贫致富的讲话。此后,这些画面做为电视访谈节目出现在当地的荧屏上。而她要求兑现扶贫款时,再次被要求配合工作。第一步必须先行自费购置两万三千元的理疗设备,然后从扶贫款中报销两万元其余三千自费解决。表婶说我靠技术靠双手吃饭,工具就是一套拔罐器,一套刮痧板,一点酒精。不用这些投资。再说花两万三千元买一些并不需要的东西,最后自费三千,不是倒搭吗?可是没有这两万三千元专款专用的发票就是分文不得。也就是不管你有用没用那也得先花上这笔钱。表婶一咬牙,一不做二不休,装修门房,增加床位,添置设备。再找扶贫办交涉报销事项,结果,又追加了一个条件。必须再做一个大而醒目的牌匾,高高的放置在在她家的门房顶上,作为扶贫成果的标志,让远近行人都能老远看见。这下表婶不干了,她的门房比较单薄,屋顶放重物有压塌的危险。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差这一步,之前花的钱就打水漂。无奈,完成了最后的一哆嗦。没过几个月,门房不堪重负,屋顶倒塌,牌匾掉落,于是出现了我刚刚看到的场面。表婶找逐级扶贫办要求解决,都认为与扶贫工作无关。无人理会她的“强词夺理”。再三要求解决,最后竟被当做无耻之徒,只蔑视的丢下一句你穷还有理啦!本没有穷到向政府求助的表婶被“穷”了,本来完全可以自力更生的人被“扶贫”了,本来没有困难现在因为门店损坏还真的有困难了。这一系列的虚假,一系列的强加于人,一系列的无视人的尊严,一系列的没处说理。表婶欲哭无泪,我亦想劝无辞。我真希望这仅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人编造的故事,虚构的一个情节。
     四
     老叔家日子过得不错,五个孩子都念完书,成了家。我们坐在热乎乎的的土炕上随意闲聊,交谈中我们探讨了如果不用化肥和除草剂种点自己吃的有机农作物会不会可行?因为一个亲戚要去看孙子。有二十亩地可以让我们随便耕种。我们想如果劳动一年,种几亩地可收获三两年的粗粮杂粮也不错。可是答案是不加化肥,不用除草剂种粮肯定赔本。因为现在的土地早已被化肥、农药、除草剂糟蹋的劣变成的植物生长的载体。离开这些东西,庄稼将颗粒无收。单靠农家肥和雨水和创痛的耕作方式农民就吃不上饭了。可我们还是跃跃欲试,即使成本高出市价,吃上天然无污染的食品奢求得以实现也值呀。我们在毒品充斥的地方那里还敢指望得到平价的无毒食物呢。唉!农民已经把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只能换钱却不利生存的产品当做天经地义,甚至还为高产省力而欢喜。这能怪谁呢?怪农民吗?种地打不出粮食手里就没钱,没有钱就不能生存啊!世态就是这么凉薄。人们只得选择有钱即使吃的不够安全,毕竟还能活着。

    我要走了。以后我也不在迎请父亲的魂灵回乡了。依他生前脾性,面对不平不公又要拍案而起,他可是不惧权贵,不惧祸患的人啊。他现在需要的是安息。如果我的有生之年能看见父亲奋斗了一辈子却没有实现的理想成真,就由我来家祭告慰他吧。
      
    2008年4月4日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2#
发表于 2018-2-5 13:17 | 只看该作者
人人心中都有一汪清泉,洗濯你的灵魂,滋润着你的生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18-2-5 13:33 | 只看该作者
那年作别离,相逢是何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18-2-5 13:49 | 只看该作者
好美的风景,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8-2-5 14:05 | 只看该作者
三尺青锋出鞘,纵横江湖笑傲,磊落青衫,谁识侠骨柔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发表于 2018-2-5 14:21 | 只看该作者
阳光下牵来蝶舞花丛燕儿呢喃的春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发表于 2018-2-5 14:35 | 只看该作者
悠悠故乡行,浓浓怀旧心,绵绵情思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发表于 2018-2-5 14:46 | 只看该作者
即使寒冬禁锢了所有的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发表于 2018-2-5 14:57 | 只看该作者
生命的辉煌,拒绝的不是平凡,而是平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发表于 2018-2-5 15:08 | 只看该作者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琴瑟相约,伯牙子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