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网论坛

北国网首页 | 新闻 | 辽宁新闻 | 娱乐 | 时尚 | 读书 | 健康 | 农业 | 家居家电 | 婚庆 | 乐活 | 亲子 | E报 

日俄战争中日军三次塞港行动

[复制链接] 0
回复
712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8-1-12 11:25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2018-01-10 作者:崔再尚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馆藏一通“旅顺港口闭塞碑”和一 件曰船“福井丸”上的铁锚。“旅顺港口闭塞碑”花岗岩质地, 纵131厘米,横60厘米。碑身呈长方形,四边均有残缺。碑身 正面文字清晰,只是落款处“战绩” 二字已毁掉。“旅顺港口闭 塞碑”所记述的是日军在1904年日俄战争中,为争夺制海权,采用沉船的方式对旅顺港口实施三次封锁主航道事件。
碑文如下:“福井丸”沉船铁锚长350厘米,一锚爪残缺,中间是锚杆柱,杆柱头部中间有一孔,用来穿铁链。


一、 日军制订闭塞旅顺口航道的方案
1904年2月8日夜,日本联合舰队偷袭俄国驻旅顺太平洋 分舰队。2月9日,俄国对日本宣战。2月10日,日本对俄国宣 战,日俄战争爆发。俄国太平洋分舰队虽然遭到日本联合舰队偷 袭,受到一定损失,但仍然具有相当实力。日本为了取得制海 权,打败俄国太平洋分舰队,由日本海军中佐有马良橘和少佐广 濑武夫、海军大尉斋藤七五郎等人,提出了一个堵塞旅顺港口的 方案。
旅顺口是一座天然良港,港口东侧有黄金山,西侧有西鸡冠 山、老虎尾作屏障。但是,它只有一个出海口,港口宽290米, 中间深水可通航的航道仅有90米左右,如果用船沉入航道,把 出海口堵塞,俄国军舰出入港就必然受到限制。据日本人计算, 俄国军舰出港需要30分钟以上,如果堵塞使其不能正常出入, 出港最低需要两个小时,同时也会对停泊场内的舰船人港造成极 大的困难。
堵塞港口的作战行动并非是日本人的创举,在世界海战史上 曾有过先例。1854年8月,克里米亚战争中,英、法联合舰队 在英国海军上将邓达斯和法国海军上将哈姆林的指挥下驶入黑 海。驻守在塞瓦斯托波尔港的俄国舰队,为了加强港口的防御, 不让英法联合舰队冲入港口,自己凿沉了几只船堵在港口。1898 年美西战争中,西班牙舰队驻古巴东南部圣地亚哥港。美国舰队 司令桑普森将军仔细勘察了圣地亚哥港的水文地理情况后,决定 在狭窄的入港航道上沉掉一艘货船,阻塞航道以封锁港口,把西 班牙舰队困在港内,遂派海军上尉豪温率9人乘货船“菲利玛 库”号,冒着西班牙舰队的炮火冲向了港口。西班牙的岸炮击伤 了 “菲利玛库”号货轮的后舵,使其失去了控制,偏离航线而未能沉人航道。1


二、 日军第一次塞港行动
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东乡平八郎采纳了闭塞港口的方案,并 安排舰队做了充分准备。2月16日下午,日军征调“天津丸”、 “报国丸”、“仁川丸”、“武阳丸”、“武州丸” 5艘商船充作堵塞 船到达八口浦待命。
为了完成这次塞港任务,联合舰队决定从各个舰艇上招募自 愿者(也就是组织一支敢死队)若干,由有马良橘、广濑武夫、 斋藤七五郎等人联名写下了 “成仁录”或血书,表示了不成功便 成仁的决心。全队共77人,分乘5船。其部署为:堵塞船队总 指挥官为海军中佐有马良橘,副总指挥官海军少佐广濑武夫。敢 死队编制完成后,舰队又命令把堵塞船涂上了和军舰相同的颜色。
曰军第一次闭塞作战的船舶及成员
船 名
总吨位
指挥官
队员
天津丸(向导船)
2942 吨
有马良橘中佐
16名
报国丸
2766 吨
广瀨武夫少佐
15名
仁川丸
2331 吨
斋藤七五郎大尉
15名
武阳丸
1163 吨
正木义太大尉
13名
武州丸
1249 吨
岛崎保三中尉
13名
2月20日,堵塞船队从八口浦出发,出羽司令官所率领的 第三战队“笠置”、“千岁”、“吉野” 3艘舰艇也随同出发。2月 22日上午10时在巡威岛锚地,东乡平八郎在旗舰“三笠”号上 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在掩护堵塞船队封堵旅顺口的同时,作第三
1董志正、田久川、关捷:(日俄战争始末》,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第165页。

次攻击旅顺口的部署。塞港作战方案是:由第四、五驱逐舰队, 先行作好旅顺口的侦察,若遇有俄国舰船要立即击退,使堵塞船 队能够顺利突进;要求堵塞船冲进后,队员要立即撤退;第五驱 逐舰队在黄金山下,要给堵塞船队以支援;由第十四艇队作好堵 塞队员的收容救护工作。为了击溃在旅顺港外,来自大连湾和双 岛湾方面的俄国军舰,决定由第一战队向双岛湾方向,第二战队 警戒黄金山炮台下的海面,第三战队远离港口,虚张声势,从远 距离对海岸炮台和俄舰进行攻击威吓。部署之后,于当日下午4 时45分,第三、四、五驱逐舰队先出发。夜19时20分,第一、 二战队跟随着堵塞船队,驶向旅顺口。
2月24日凌晨1时30分,日本船队来到旅顺口外,5艘堵 塞船以每小时8海里的速度向港口突进。2时20分以“天津丸” 为先导冲向港口,以驱逐舰4艘作为后援驶向黄金山下。由有马 良橘指挥的“天津丸”突进到老铁山海岸附近触礁搁浅。继而是 广濑武夫指挥的“报国丸”遭动炮火的袭击后,帆樯折断,舵索 切断,在前进中冲到了 “列特维占”号的防护网上,遭到该舰炮 火的打击而在途中沉没。斋藤七五郎大尉指挥的“仁川丸”在港 口突进到大约4600米的海面上,触到一艘沉船而不能前进,被 迫自爆沉没。正木义太大尉指挥的“武阳丸”,就在距“天津丸” 沉没的地方约400米处自爆沉没。岛崎保三中尉指挥的“武州 丸”在通过“天津丸”与“武阳丸”之间时被炮弹击中,在馒头 山下搁浅沉没。这样,5艘堵塞船都没到达港口航道而沉没了。
负责收容堵塞队员的**艇冒着炮火和风浪,当天把“天津丸”、“报国丸”、“武阳丸”三船的队员救起来。“仁川丸”和 “武州丸”的队员当天夜里没能和收容艇队相遇,只得在海上飘 荡。到27日,斋藤大尉、岛崎中尉等29名队员在海上被中国的 帆船救护而得生还。这次堵塞行动虽然遭到失败,但伤亡并不 大。战后日本方面还是开足了宣传机器渲染这次闭塞作战。专门 为参加这次闭塞战的77名队员谱写了歌曲,歌名为《决死队》。


三、 日军第二次塞港行动
由于第一次闭塞作战未能实现目标,俄国太平洋分舰队仍然 可以畅行无阻地出海作战,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东乡平八郎决定 实行第二次堵塞旅顺港口的计划。这次广濑武夫汲取了第一次塞 船装载煤炭物体松散的教训,改为装载水泥和石子。这样船沉入 水后便迅速凝结成一个整体而不易被移开。同时,广瀨武夫还改 进了导火线一旦被打断后,用点火爆沉的办法,并画了一个图表 让各船传阅,以其奏效。第二次堵塞队员仍然是来自各舰的敢死 队员,因为他们已经有了第一次的经验。
这次堵塞船由“千代丸”、“福井丸”、“弥彦丸”、“米山丸” 4船组成。总指挥仍由海军中佐有马良橘担任,副总指挥仍由少 佐广濑武夫担任。堵塞队员和指挥官共65名。
曰军第二次闭塞作战的船舶及成员
船名
总吨位
指挥官
队员
千代丸
2707 吨
有马良橘中佐
16名
福井丸
2943 吨
广瀨武夫少佐
17名
弥彦丸
2692 吨
森初次中尉
14名
米山丸
2693 吨
正木义太大尉
14名
3月26日凌晨2时40分,堵塞船队由第三战队和第二战队 的“常盘”号、“浅间”号6舰作掩护,由巡威岛锚地起航,驱 逐舰队与水雷艇队也相继出发,26日傍晚到达圆岛集合。27日 凌晨2时30分,由11艘驱逐舰和6只水雷艇掩护堵塞船队到达 旅顺口外。
27曰凌晨,日舰刚刚靠近旅顺港口,就被岸防探照灯所发 现,岸炮和值班炮舰一齐向日舰开火。日本舰队也发现了俄国的 防御不像以前那样马虎,正如一位驱逐舰长对当时情况所描写的
大连近代史研究 第8卷
那样: “随着马卡洛夫将军的到来,俄国舰队变得空前活跃,特 别是在港口防御方面。”1
曰本堵塞船队冒着弹雨冲向港口,有马良橘指挥的“千代 丸”在黄金山西侧离岸约900多米的地方投锚爆沉。广濑武夫所 在的“福井丸”经过“千代丸”的左侧,被俄国驱逐舰的**击 中船身,不能前进,便就地爆沉。海军中尉森初次指挥的“弥彦 丸”,在“福井丸”的右侧,投锚炸沉。正木义太大尉指挥的 “米山丸”将要冲进港内时与俄国驱逐舰的舰尾相撞,其后冲向 航道时被俄国驱逐舰所发射的**击中,在炸沉中由于惯力使船 冲到航道的左侧沉没。
担任收容救护任务的日本水雷艇队,冒着弹雨抢救堵塞队 员。“福井丸”上的上等兵曹杉野孙七在下船舱准备点爆时,船 被俄国驱逐舰发射的**击中。指挥官广濑武夫先让队员上了救 生艇,却不见了杉野孙七,他3次下船舱搜索未获,只好上救生 艇。这时俄国炮火集中射向救生艇,一发炮弹击中广濑头部,广 瀨毙命海中。此次塞港日军仅有一只堵塞船冲到了航道的左侧, 对军舰的出入港产生一些影响,但涨潮时大舰仍可以自由出入, 第二次堵塞队员死伤15名。
战后日本侵略者为了鼓吹“武士道”精神,把广濑武夫当做 军人的楷模,将其亡灵请进了神社,誉为军神供奉起来。战死的 广濑少佐被追晋为中佐,歌颂寻找杉野兵曹场面的军歌《广濑中 佐》也被广为传唱。1910年3月,在东京神田的旧国铁万世桥 站(现为交通博物馆)前面为广濑和杉野两人竖立了铜像。
四、 日军第三次塞港行动
为了保证日本第二军在辽东半岛顺利登陆,日军决定第三次 堵塞旅顺港口。汲取了前两次的教训,这次决定增派12只堵塞
1[苏]罗斯图诺夫主编:《俄日战争史》,1982年版,第137页。


船,即“新发田丸”、“小仓丸”、“朝颜丸”、“三河丸”、“远江 丸”、“釜山丸”、“江户丸”、“长门丸”、“小樽丸”、“佐仓丸”、 “相模丸”、“爱国丸”。以“新发田丸”为指挥船,并对“釜山 丸”、“小仓丸”、“长门丸” 3船增加了特殊的爆破装置。第三次 堵塞队总指挥为海军中佐林三子雄,全队共计244人。
5月1日午后17时,12只堵塞船与第一、二、三、五、六 战队及第二、三、四、五驱逐舰队,第九、十四水雷艇队,水雷 母舰及其他附属舰只,一起编队起航。5月2日午后17时到达 圆岛。这天风大浪高,东乡平八郎司令征求总指挥的意见是否可 行动,林三子雄说:“北风属地风,我认为旅顺港口之波涛必能 静稳,今夜一定决行!” 19时30分堵塞船队与舰队在圆岛告别 出发,驱逐舰队与水雷艇队全速行驶,夜23时到达旅顺口外, 见俄国舰队与岸防炮台毫无动静。第二、第三驱逐舰队驶向老铁 山下,第四、第五驱逐舰队驶向黄金山方向,中间由水雷艇队进 行戒备。堵塞船队于夜24时到达港外。这时忽然刮起了东南烈 风,波涛汹涌,船体剧烈摇晃,连船上的救生艇都刮掉了。总指 挥林三子雄对参谋说:“冒此风波若更突进堵塞之后,收容队员 会很困难,因而徒损人命,虽然本来是不想生还的队员,然而能 救出的将士,使其徒死,这绝非上策!所以今夜欲终止此封塞事 业,你以为如何?”远矢勇之助回答说:“此际之进退,一切服从 总指挥之意见。”于是林三子雄下令:“今夜中止行动,各船都须 引退!”1命令赤城舰传达各船,然而风高浪打,各船分离,命 令没能全部传达到,有的即使接到了命令也不肯接受而全力向旅 顺驶去。
参与行动的船只最后共有8艘它们是:“佐仓丸”、“远江 丸”、“爱国丸”、“江户丸”、“三河丸”、“小樽丸”、“朝颜丸”、 “相模丸”共计159名官兵。
1海军勋功表彰会编:《日露海战记》,第124页

曰军第三次闭塞作战的船舶及成员
船 名
总吨位
指挥官
队 员
朝颜丸
3550 吨
向菊太郎少佐
17名
三河丸
2320 吨
匝嵯胤次少佐
17名
远江丸
2380 吨
本田亲民少佐
17名
江户丸
1850 吨
高柳直夫少佐
17名
小樽丸
3000 吨
野村勉少佐
16名
佐仓丸
3700 吨
白石江少佐
19名
相模丸
2108 吨
汤浅竹次郎少佐
25名
爱国丸
1650 吨
犬冢太郎大尉
23名
当“三河丸”看到港外的十四艇队正受到俄国岸炮发射的炮 火的轰击,误认为是前面的堵塞船已突进到港口或闯入港内,就 全速向港口突进,被俄国的探照灯发现,炮弹猛烈打过来。“三河丸”破坏了港口的防御器材,闯入了航道的中央位置投锚之后 爆沉。“佐仓丸”随后也冲入到港口的航道,在电岩附近投锚爆 沉,敢死队员全部丧生。继而各船都先后接近旅顺港口,俄国岸 炮的炮火更加猛烈,所敷设的水雷都漂在各船的前后,而堵塞船 则继续前进。“远江丸”被俄国炮舰和老虎尾炮台射来的炮弹击 穿了冷罐气筒,蒸汽外泄,舵机被打坏,罗盘亦被粉碎,发生大 火,不能前进,本田决定就地炸沉。“远江丸”被炸坏,又触到 了港口的第一道防御器材而受阻。俄军在港口设有两道防御器 材,内防材与外防材相距为40—50米,防材是和圆木在一起的。 “远江丸”炸沉的位置只堵了港口航道的半部。“江户丸”还没有 到达港口就被俄军巨型炮弹击穿了后部,海水大量涌入,但船仍 然冒着弹雨继续前进到达了港口航道,找到了适当的位置,投锚 炸沉。“爱国丸”在港口附近触到俄国敷设的水雷,虽然爆炸受 伤,但仍然向前突进,俄军炮弹又击穿了左舷侧,命中汽罐室, 因而同时爆沉。“小樽丸”和其余的堵塞船一起冒着弹雨,以黄金山射来的探照灯光为目标向前猛进。凌晨3时5分突破了港口 的防线,深人到航道,遭到了俄舰的猛烈炮击。“小樽丸”舵机 被打坏,船舵失去了作用,在靠近航道的西岸,投锚爆沉。“相 模丸”,随“小樽丸”之后到达港口外,徐行至港口附近,边沉 没机械水雷边前进,凌晨3时30分从港口防线的间隙沿岸闯入 航道,到达“小樽丸”炸沉的几乎相同地点时,转向西北,在航 道的右半部爆沉。“朝颜丸”还没有到达港口,就被俄军炮弹打 坏了舵机而无法航行,便在黄金山附近爆沉了,此船没有一个生还者。
五、 日军旅顺港口闭塞作战述评
旅顺港口闭塞作战是日俄战争中,俄国太平洋分舰队在遭受 日本联合舰队袭击后采取“避战自保”的政策,而日本海军在正 面进攻屡屡不能奏效的情况下,采取闭塞战遏制俄国舰队的活动 空间。但日军闭塞战三次失利恰恰证明了,在没有强大后援力量 支撑下的闭塞船在俄军猛烈的防御炮火打击下完全达不到预定目 标,缺乏有效炮火压制和掩护的封锁是既危险又难以达到预期战 略目的。
至于作为闭塞船在旅顺自沉的17艘商船,全部是调集来的 曰本海军征用的商船(通称“海军租用”)。除了在舱内装上自 沉用的炸药、石块和水泥外,在船桥等重要部位加装了防护用的 钢板。根据战斗教训启发,后期的闭塞船上还加装了数门机关炮。
日俄战争爆发时,日本最大的航运公司是日本邮船,总计拥 有各种船舶76艘,总吨位约25万吨。到翌年(1905年)春天 之前,除剩下9艘13000吨船只继续为民用运输外,其余全部被 陆海军征用。其中三次旅顺闭塞作战就动用了 10艘24000吨位,有8艘船只损失。


六、 旅顺港口闭塞队纪念碑的征集与研究
1972年经上级决定,驻军工程兵将旅顺港口闭塞碑炸毁。1977年7月22日,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工作人员去老虎尾 考察,发现炸掉在海里的“福井丸”残锚已被人切割,仅残存一部分。经初步调查,铁锚沉人海里后被在老虎尾养殖海带的铁山 渔民切割运走。于是,博物馆经旅顺口区委宣传部和铁山公社宣 传部联系,到铁山公社王家村铁匠炉抢救出了被切割的残锚杆一段、支撑柱两块。
经过博物馆与旅顺海军基地的多次沟通,基地同意协助我们 将残锚从海里打捞出来。1978年3月8日,旅顺海军基地派一 艘拖船将301浮吊船拖到老虎尾,把海里的残锚和一通旅顺港口 闭塞残碑吊上来。次日,部队出车将残锚和石碑送到我馆。1
关于旅顺港口闭塞碑的具体立碑时间中文资料很少,日本原田敬一在《战争的记忆一关于战场上的纪念碑》中提到:我检 索了防卫厅防卫研修所图书馆收藏的《陆军省大日记》乙辑,在其中的1911年到1919年这9年期间的文献中,发现了下列公文:A.1916 (大正5)年5月18日旅顺港闭塞战纪念碑。A是 满洲战争遗迹保存会会长中村觉给陆军大臣大岛健一的申请书, 题目是“旅顺战争遗迹建碑申请”。内容如下:为纪念明治三十 七、八年战役旅顺口闭塞战,拟建立附页之纪念碑,祈望批准。专此奉请。附页中介绍,碑址选在“老虎尾灯台南面”,“用锚做碑体”。2
由此文可以看出,旅顺港口闭塞队纪念碑是1916年5月18 日,由满洲战争遗迹保存会会长中村觉向日本陆军申请修建,在旅顺老虎尾灯塔南侧用锚做碑体。根据闭塞队纪念碑的碑文可知,此碑在当年10月建成。同时,日军将“福井丸”沉船铁锚 打捞出水,在旅顺港口西侧修建一座卷锚机式的纪念碑,铁锚支 撑柱上镶有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题写的“闭塞纪 念”铜牌。在日本殖民统治旅顺期间,每当日本海军舰艇出入港 口,都要奏日本海军军歌,面向“闭塞队纪念碑”行军礼。






1郭富纯:《沧桑岁月——旅顺0俄监狱旧址陈列馆建馆三十周年纪念》,吉林 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48页。
2刘广堂、关捷、[日]中冢明、[日]井口和起:《以史为鉴开创未来一1997年中日关系史大连学术研讨会文集》(上集),大连出版社2000年版,第99页。

来源:《甲午、日俄战争研究》第8卷  
图来源:新浪渡桥博客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