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网论坛

北国网首页 | 新闻 | 辽宁新闻 | 娱乐 | 时尚 | 读书 | 健康 | 农业 | 家居家电 | 婚庆 | 乐活 | 亲子 | E报 

百姓啊!百姓!!! | 作者:健心

  [复制链接] 5
回复
6224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7-12-16 14:59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我的心有些粗粝,轻易不会掀起情感波澜,连电视剧里最赚人眼泪的情节往往也不为之所动。可前些天去龙滩湿地游玩,一位76岁的农村老婆婆几句质朴的话语、一件感人的事情,却令我感慨万千。至今想起,仍历历在目,心潮翻涌。
    那天,我们骑行百里,只为探望龙潭山花的芳颜。刚进入湿地,顿觉与沿途景色相比,山河陡然精神起来,野草山花格外葱茏鲜艳。仿佛有一位无所不能的神仙刚刚汲取龙潭之水把大川深谷都彻底洗涤了一番,天地洁净无尘。一丛丛开满红花的小树好像穿着一袭袭用彩霞裁剪的舞裙。一朵朵白云在碧蓝如洗的天空上随心所欲的变换着造型。当一大片浩浩荡荡的蒲公英花霸气十足的染黄原野,我们不约而同的停下摩托车,踱步其中。漫漶着地下水的湿地上拱露出一个挨一个蘑菇般的土包。这就是著名的湿地景观-----塔头。这里的动植物都是大自然的宠儿,它们永远没有干渴缺水之忧苦,亦无缺乏营养之饥馁。仿佛造物主对这里也情有独钟,给这片它所偏爱的湿地注入了大量的荷尔蒙和丰富的能量液。所有的生命只要有缘生长在这里,都会呈现勃勃生机。我们也不例外,似乎年轻了许多,尽情的接受着大自然的恩宠,返老还童般消费着天赐的快乐。
    比起其他地方壮硕几倍的蒲公英一株株足有半尺高。三五十棵就装满一篮。我们逐野菜的清香,走向蒲公英更为密集的地方。一个偶然的抬头瞭望,一处独具特色的人文景观便闯入眼帘!哦,如有神灵援引,我们不经意间走进了一个古老的人类居住地!时光陡然返古归原,突现隔世的破败和颓旧。我不能说看见了一个小村庄,只能算无意中闯入了一个三五户人家散居的老宅。此时,唯有沧桑二字可以表达出岁月带给我们的震撼。我从心底感叹:造物主阿!是你的眷恋不舍,竭尽全力的挽留,精心仔细的珍藏,才让我们看到老家的从前摸样。是谁有如此神力,把半个世纪之前的历史画面镶嵌入神奇的龙潭。天地为它做镜框,山水为它当背景,时间见证,神灵佑护,让陈迹在世上存迹留痕。它的出现,把我们与远古洪荒之间的辽远时空分割成若干段落,留下一个个节点。即互为链接,又互为间隔。此时,好像从云空伸出一双无形的巨手,轻轻一拽,就把我拉回到远隔数世轮回的前世前生,我怀着奇异的感觉在露天的时光隧道里悠然散步,在逝去不久的往日情景中踯躅徘徊。一切都那么苍迈,那么古旧。这些老房间量很小,低矮的像直不起腰身的老人。比起牛河梁八千年前人类搭建的半穴居房屋大不多少,但是有土炕、有窗。房脊在年复一年的重力作用下变得高低不平。草苫的房顶长满野蒿,被时间琢蚀出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窟窿,抬头可见青天。院内杂草丛生,鼠窜蛇行。倒伏的石垒墙,坍塌的房角、密布的蛛丝、堆积的尘土,残缺的器皿、锈损的家具,破碎的碗碟,诸多横七竖八或散落或堆放的遗弃品无言的证明着主人已永久离去的事实。我们无从猜测墙上悬挂的那帧失去光泽、布满斑迹的几幅镜子曾经映照过谁的脸庞,这些边缘破损的大缸小坛里盛装过几代人的幸福和希望,这数节暗红失色的木柜里又储藏过多少劳动的收获和丰收的喜悦。这充满人气的家园终归渐变为黯然寂静遗址,它是被追求理想的人艰难的舍弃了吗?它最后一个主人是否是数十年前就因困苦而远走他乡?还是近年抛却的故土携妻带子进城务工?或是在改革大潮中淘到大桶黄金的能人为自己昔日生活画上的句号?一切,都不得而知,无从判断。仅仅有一个细节告诉我们:主人离去的时间是在**之后的几十年之内。物证则是屋墙内悬挂的大镜子两侧条幅上面的对联-----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可以推断定的是:这里必定曾经是一些人的根脉所在。也许,至今还是他们的儿孙寄托思念的精神家园,是白发苍苍的漂泊者在千里万里之外时时回望的地方。但是,曾经热气腾腾的烟火,曾经回荡在屋宇间新生婴儿的嘹亮啼哭,风调雨顺粮食丰收使时父老乡亲曾经喧腾入云的欢歌笑语,曾经的父慈子孝、母爱女柔的温暖,曾经抵御天灾人祸时的艰苦卓绝,曾经的汗珠子落地摔成八瓣的打拼,红色老区曾经涌现出抗日英雄群体的荣耀,都循着不灭的希望渐行渐远了。一切都在泛黄变淡,一切都行将消散于无痕、、、、、、我牵回远去的思绪,对自己说,别细究他们的来龙去脉了。人类多次大规模的迁徙流动都已踪迹难寻,记载无存。何况这走出大山的几家几户。
    我们徘徊在与现代反差极大的地方,心中翻腾着复杂难言的情感,几分怅然,几分怀旧,几分眷恋。对眼前的一切,有人选择了最终放弃,诸如这几户搬迁的居民。也有人选择了时而眷顾,诸如我等三番五次来游。还有人选择了不弃不离的驻守,与龙潭生死相依,与大山朝夕做伴。是谁?看!就在前方。坐落在山脚之下那处三间小房,地基、石墙、都与这几所房屋相差无几,唯独屋顶铺排的是与众不同的红色大瓦。墙外还有成垛的枝柴。石头垒的院墙很完整。并且还有两扇柴扉为门。这是唯一一户坚守祖地的农户。走进前,不闻鸡鸣犬吠,亦无人语之声。可院内整洁干净,门窗虽破旧却明亮,还有一串串新晾晒的山菜,房前屋后都有成畦的青菜,附近还有一座宽大的牛舍。院门半开,连一条铁链或门锁都没有.,两扇门框钉上几道横木板条的大门除了牛和毛驴什么也挡不住,而里屋门虚掩亦未上锁。这老屋的主人,就是龙潭的最后守望者。我们在她家门前的一条小溪里掬水而饮,分享山禽野兽时常光顾喝水的甜美山泉。然后坐在一尊巨石上稍事歇息,尽情接受着旷野来风的吹袭,呼吸着花草和野蒿的芬芳,享受着桃源般的静美时光,很是惬意。这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从田野中疾步走来,我们站起身相招呼,方知是房东。老婆婆身板矫健,一看就是受益于一辈子的勤劳,因此不曾被人类的富贵病奢侈病侵扰健康,没有像大多现代人那样在老迈之际困冏于病床,所以她依然还是劳动操作的一把好手。我暗自忖度她因何匆匆而归,是不是疑心我们在这里逗留过久误认为是盗窃。可是,老人一开口,我就知道自己错了,错在用自己的的病态思维去揣测别人,结果心灵深处的卑浊毕现。她一边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屋乘凉,又要烧水做饭,我们赶紧告诉她吃喝的东西都有,不要忙活。她说正在地里拔苗,看见有人在她家门口停驻,估计是来龙潭的游人想找水喝或是累了要找地方休息。于是就早点回来看看我们是否需要帮助。之后,老人一定要我们进屋歇歇。盛情难却,我们就不客气的坐在她家温热的土炕上攀谈起来。在旧时光味道浓郁的地方和一位古稀老人谈着柴米油盐的琐事,仍有一种深深的敬意的充盈于心。老人的面庞慈祥敦厚,从她坦然自若的言谈里,你想象不出她曾经有过怎样风起云涌的人生,当然她也只字没提及已经化为云烟的任何往事。但我得知她是本地土著,已76岁高龄。我暗自推算时间,她正出生在万恶的日本强盗在这里疯狂的制造无人区,杀害了无数红色老区人民的年代。那时候,几乎每一个活过来的人,都是从死难的同胞尸体堆里爬出的。她成长在父兄用菜刀斧头搏击日本鬼子机枪大炮的血雨腥风中。她一定多次听过曾经闻名全国的抗日烈士高桥率领游击队英勇抗敌的故事.毋庸置疑,她也为新中国的农业生产贡献过青春和力量。如今,她鹤发丹心,仍无需儿孙的照顾,依然早起晚归、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还可以在大山深处采摘珍贵的野菜补贴家用,也可以帮助孩子放牧牛羊,过着自食其力自给有余而淡定从容的寻常日子。聊了一会,我们又得知和那些与其他古老的房子不同的屋顶大红瓦是三年之前新换上的。她的屋里简洁干净。电器仅有一个小电视机、鼓风机和电灯。其余物品都很有年岁了。一排褪色的朱红木柜斑驳破旧,手工制造的碗橱和小炕桌粗糙憨实,泥土地面上有密致均匀的坑坑洼洼,色泽犹如水泥粗陶。隔着一扇小窗看见一排椽木整齐的探出房檐,岁月为它们涂满烟熏火燎的棕黑色泽。我没敢贸然的像出入那几间空房里那般如入无人之境的东拍西照。仔细打量着恍若隔世的物件,虽然寥寥不多,但件件都透露着主人生活的简朴单调和与奢华无缘的信息。这些情形使我感到纠结费解。无疑问她们勤劳的无可挑剔,善良的无以复加。可贫穷还是如影随形,致富的希望还是这么渺茫?革命老区和几十年前依然变化些微,现代生活似乎与她们间隔着数重不可逾越的大山。因何如此?答案很不清晰。
    当我们致谢告别时,老人又一再约我们中午来她家吃饭。
    途中,我们又为田野尽头的几株山钉子树所吸引。那巨大的树冠上开满纯洁的白花,在青山翠谷中分外夺目。远看若群蝶翩翩起舞,近观似瑞雪团团飘飞。风卷千花万蕊之清香,浴我一缕魂,涤我九曲肠,荡我凡俗念,还我无尘心。好一场欲离又难舍的风花。于是,举起相机,一番拍照,方起身骑上摩托,突然发觉头盔不知遗落何方。原路折返,准备在曾经逗留的地方寻找一下。快到老婆婆的家时,老远就见她站在路边向我们张望。停下车,没等询问,老人就说:是不是忘记了头盔?我们放下心来。原来,送我们走后,她一回头看见了头盔,我们在摩托的轰鸣中没有听见她的呼喊,瞬间绝尘而去。她就想:如果把头盔送到屋里,自己再下地接着拔苗,我们来找时可能会以为没在这里而到别处再寻,要白走更多的路,还找不到头盔。如果放在原处,又担心被他人捡取。于是就站在烈日炎炎之下的路边等待我们回来。一听此语,我心中热流涌动。多么好的老人啊!她脸上年轮般密致的褶皱里浸透了善良,不紧不慢不事张扬的话语中充溢着仁爱。我端详着她,突然感到,她的容颜比龙潭的山花还美丽,她的灵魂比龙潭的圣水还纯洁。我不由得对老人心生亲近,更多的是按捺不住的感慨。百姓啊百姓,你们世世代代固守着原始的善良和仁爱,艰难中不曾遗落,贫穷中不曾失传。茫茫岁月湮灭了多少苦辣酸甜、悲欢离合、爱恨情仇,是非恩怨,却独独留下了醇厚的远古遗风世代相传。我突然觉得这些在苦难中生生不息的百姓形象是那么高大,我竟突然产生了向这位可敬的农民老婆婆、向养育我们的衣食父母深深跪拜的冲动。
    百姓啊百姓!生我养我的百姓!!!





















    作者:健心

1

查看全部评分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2#
发表于 2017-12-16 22:21 | 只看该作者
为感人的美文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17-12-17 10:36 | 只看该作者
浪花 发表于 2017-12-16 22:21
为感人的美文点赞!

谢谢您的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17-12-24 20:36 | 只看该作者
情节让人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7-12-28 11:50 | 只看该作者

谢谢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发表于 2018-1-16 00:29 | 只看该作者
健心 发表于 2017-12-17 10:36
谢谢您的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