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网论坛

北国网首页 | 新闻 | 辽宁新闻 | 娱乐 | 时尚 | 读书 | 健康 | 农业 | 家居家电 | 婚庆 | 乐活 | 亲子 | E报 

骑行在草原的脊背上

[复制链接] 0
回复
2088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17-10-11 15:5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回草原,仿佛是戒不掉的瘾。退休后,我几乎是每年盛夏都千里迢迢的奔赴祖地,在那里住上十天半个月。以完成一个蒙古人亲近草原母亲的夙愿。
     七月,我们第四次来到克什克腾旗,在黄岗梁下安营扎寨。大面积的原始森林中,几乎天天大雨、中雨轮番光顾。我们抢在无雨的空隙,和山民一起去“赶山”。在原始森林中穿行十分惊险刺激,每每车轮碾过,滚石错位,沙尘四溅。车倒人摔,亦为寻常。虽是一会行驶在山腰云间,一会涉过小溪石滩,却并不危险。因为有一棵棵粗壮的老树保护着我们。小路极窄,仅容一车通过,蒿草抽人,枝叶打脸。可一旦车身倾倒,老树就会伸出援手,有力的支撑扶助失去中心的人,轻易的化险为夷。我们的骑技和体力比起山民都相形见拙,所以一丝一毫都不敢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在高海拔地区捡拾最珍贵的蘑菇,采摘被誉为天赐神花的金莲,是非常快乐并有收获感、成就感事情。一转眼,十几天时间就倏忽而过。我们仍然乐不思蜀,意犹未尽。终于,盼到天气预报显示了明日小雨。我们决定继续北上。向草原纵深处挺进。
      第二天清早起来,晴空万里,白云悠然。我们背起行囊,骑上摩托,掠过直逼苍穹的崖壁石林,穿过清香袭人的草原花海。灼热的阳光照着我的后背,让我忆起母亲怀中的温暖。仿佛时光倒流,我心若复归婴儿,尘念不起,纯净无欲。我们有意减慢车速,不时下车停驻,去呼吸天然氧吧的清新空气,平卧在没膝的青草里和大地亲昵,体验着天人感应的畅快。当两汪秀美的湖泊出现在静静的草原上,我们简直怀疑自己走入了仙境。这真像草原的一双眼睛,如此清澈,如此恬静。水鸟在天空盘旋,芦苇随风摇曳。周围是金色的沙滩,怪柳沙蒿稀稀疏疏的点缀其间。一大群牛在树荫下安卧反刍,小牛犊怀着好奇走近我们,专注的盯着人看,似乎在问:“你是谁?”母牛非常警觉,随时准备保护自己的孩子,虎视眈眈的盯着来人。不一会,一群接一群的羊儿到湖边喝水,它们咩咩叫着,母亲在呼儿唤女,羊羔在寻找妈妈,好一派动物世界里尽享天伦之乐的场景。最震撼人心的是马群惊涛骇浪般的从天边奔来,雄马长鬃飞扬,蹄声震动大地。尤其的两个雄马之间的打斗立时给草原带来勃勃野性。牧羊人告诉我们,如果再晚三个月还有成群的大雁来此歇息,天鹅也是这里的尊贵的常客。多希望能和它们不期而遇,想一想都是那么令人心驰神往。 倘若不是为了赶赴和锡林郭勒的约会,真情愿在这里耐心的等待千年。
     出发前,我们经过再三权衡,选择了一条陡坡少,路程长的砂石路,绕开黄岗梁顶峰行走。两个小时之后,天上草原锡林郭勒遥遥可望。它悠然出现在大地上齐刷刷冒出的巨大阶梯之上。我正在设想着它将会带来怎样的惊喜。突然,大自然不再温柔,倏然变脸,毫不掩饰它的严酷。北方天边一字排开的乌云浩浩荡荡的涌来,黑压压的迅速占据整个天空。紧随着雨点噗噗落地。没等我们穿好雨衣雨裤,已经雷声四起,雨如倾注。这老天啊!你怎么和天气预报叫起劲来了?好不容易盼来了今天小雨,却比每天的大雨还大。唉,森林里气候千变万化,现代化的测量仪器有时候也是无法精准预测。而这瓢泼大雨丝毫没有停意。漫天之上乌云滚滚翻涌,千沟万壑浓雾勃勃升腾。黑云白雾相交扭成一团一团螺旋上升的云柱。很奇异,甚至有些诡吊。这时,真是进退两难。返回去,刚才驶过的砂石公路现在肯定有几个劣质路段已被山水冲毁,我们脚下的路面也被冲的坑坑洼洼。往前走,草原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难寻避雨之处。几十里、上百里地无人家也很正常。我们,只好放弃去锡林郭勒的打算。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转道一级公路,以免限于泥泞。然后尽快找到一个落脚之处。于是我们决定拐到油漆路上,从黄岗梁顶往南返回。这面临着必须穿越一段非常崎岖险峻但路况较好的盘山公路。
     如果说,天上人间锡林郭勒是草原巍然隆起的脊背,那么,耸立在它近旁的大兴安岭最高峰黄岗梁则是草原高昂挺拔的头颅。早晨,我们从海拔1400米的黄岗梁林场一路俯冲,一路向北。海拔急剧下降。此时又在急风暴雨折返,逆向骑行在草原的脊背上,向着草原的肩头----黄岗梁主峰艰难跋涉。我无法计算从我开始爬坡的地方到黄岗梁公路的最高点之间的海拔落差,仅知道黄岗梁最高海拔是2029米。我明显感到步步上坡,步步艰难,车轮旋转的声音都非常吃力。此时,我们的雨衣已经被暴雨抽打成了一次性用品,衣缝在漏水,雨水顺着脖领、鞋口流淌。车座也湿透,鞋里灌满了水,浑身上下无一处干爽。
     到达了黄岗梁公路最高分水岭时,已是正午,可依然天阴如铁,亮度仿佛刚刚接近黎明。山顶天风呼啸,浓云擦鬓,洪流咆哮,雨击大地,噗噗有声。像一千名乐师齐声击打着一座座编钟,轰鸣如雷。如一万个艺人共同演奏着、马头琴,音律铿锵。我们听见了大兴安岭最宏大的自然交响。环视四方,雨帘密布,浊流四溢。脚下,草原如瀚海,群山似沧浪,大河像游龙。从不恐高的我,也不由得紧张发怵,感到无靠无依。甚至,想到了生死,努力平静恐惧之后,我突然作出了连自己都不可思议的举动,如同我们的老祖先遇到危难时的反应一样。仰望昏黑的苍穹,双手合十,心中默诉:成吉思汗保佑,长生天保佑、、、、、、一遍又一遍。然后,我怀着参加决定生死仪式般的郑重,把生命交付给了大自然:“我属于你,一切听凭你的安排。”就转而专注于长空里风起云涌的壮观,开始聆听大自然给予世世代代蒙古人的训导,欣然接受苍天从我们的祖先就开始的艰苦历练。心态安然了,恐惧自消。开始下坡,盘山路弯弯曲曲。陡峭倾斜,人们常用九曲十八弯来形容山路之险,黄岗梁公路何止十八曲三十六弯。最陡之处,坐在驾驶员身后的我,突然因车体下俯,身体前倾,我的眼睛超出了他平时遮挡我视线的头顶,前方一览无遗,却顾不上欣赏。也不再开玩笑的抱怨他为什么长了个碍事的后脑勺。只管紧紧地抱牢他的后腰,防止自己飞撞出去。我感觉得出驾驶员也在全神贯注的掌控着左右打滑的摩托。一路真的很幸运。经过两个雷电交加的区域,都看似不可能躲过。结果,那如一群狂龙扭打厮杀般的乌云竟环绕我们半圈而过,雷鸣闪电也虚张声势渐行渐远。最有惊无险的是,驶过一坐大桥之后,一条高压线因为被洪水冲倒一根电杆,从正常高度耷拉下来,离地面不足一米半。待发现时,已经距我们仅三五米。我们慌忙俯身埋头,只听刷的一声,电线擦发而过,电磁感应透过头皮,簌簌发麻。我仿佛灵魂出窍,寒毛倒竖,**狂跳,血液奔突。停车冷静稍许,回首那条差一点点要了我们命的电线,仍然余悸难消。如果反应再迟钝几秒,这里很可能就是一起惨祸的现场了。
     继续行驶,突然发现前方云雾色彩异常。红光四射,黑烟腾空,还有白色气流翻卷。渐行渐近,停下的汽车已经排成长龙,一些司乘人员下车徘徊探询,也有的人登上山坡瞭望。据说前面发生了车祸。人们担心油箱爆炸,都停滞不前。耽搁半小时左右,汽车开始纷纷移动。当我们经过事发现场,目睹实况,惨不忍睹。一辆汽车大概因车速过快,超车时撞上一级路的隔离带,车身弹起,调转车头,横落在公路中间,车体一分为二。现在只剩两堆熊熊烈火,早已烧的扭曲变形,连车型都辩不出了,更不知车上的人状况如何。
     一路惊险,从草原的脊背驶上草原的肩头,又从草原的肩头急急下落。整整十一个小时的艰苦跋涉后方到达回家的第一个住宿地---海拔500米的巴林右旗政府的所在地大板镇。而大雨仍未停止。我早早换衣盖被,取暖驱寒,一夜酣眠。第二天,照样精精神神,身体状况似乎回到了人类还没有从野兽脱胎而出之前的状态。没有感冒,刚刚好转的腿痛病症也奇迹般的没有复发。以前,累了、凉了都要疼痛加重的,这次,确是一个例外。难道是祖先优秀的基因、良好的遗传都被这场罕见的疾风暴雨重新激活?我不由得对大自然充满感恩之情和敬畏之心。是大自然,对北方游牧民族不溺爱,不骄纵。“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让他们练就出强健的体魄、顽强的意志、过人的胆识,才担负起人类长子的责任,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惊天奇迹。现在,大自然又眷顾了我,给了我的生命注入了新的活力。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