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网论坛

北国网首页 | 新闻 | 辽宁新闻 | 娱乐 | 时尚 | 读书 | 健康 | 农业 | 家居家电 | 婚庆 | 乐活 | 亲子 | E报 

巡视组:2015年后福建党史研究室还有人收现金特产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8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巡视组:2015年后福建党研室还有人收“申苏单位”的现金特产等
——《“读不懂”厅官逢立左缘何与下课女主任关系那么铁?》续


2017年8月17日,福建永安市红色公益举报人管其乾在**搜索“福建厅官逢立左”时发现了福建省纪委网站首页 》 巡视工作 》 要闻栏目中发布的《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整改中共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室务会议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一文。2011年管其乾和永安民间党史研究爱好者安孝义一道全程参与了永安市申报原中央苏区范围工作,对于“申苏”这个有点“专业”名词和其中的奥秘颇有感触,看到这份通报,简直如获至宝。该通报“三)全面从严治党不力方面,2.关于廉洁纪律执行不力的问题部分写道:针对“‘申苏’过程中存在违规收、送礼金礼品问题。在2010—2013年‘申苏’过程中,党史室有关人员收受部分‘申苏’县赠送的礼品、土特产。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后,甚至在2015年以后,仍然收受‘申苏’单位送的茶叶、瓷器、檀香等土特产品,春节期间或下基层调研指导时,收受烟酒等贵重礼品。部分‘申苏’单位以现金或购物卡形式,向有关人员赠送礼金、审稿(片)费、编撰费等”问题,一是召开2016度室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和支部组织生活会,深刻反思和检讨“申苏”过程中存在违规收、送礼金礼品等问题,深入查找思想根源,提出整改措施。二是配合省纪委和派驻纪检组对有关负责人存在的相关问题进行调查处理。三是通过上党课,举办报告会,召开支部学习讨论会等形式,认真学习领会《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并组织党员干部参观警示教育基地、观看警示教育片等,做好警示教育,致力打造“廉洁党史”。四是抓好制度建设,不断完善反腐倡廉机制。通过加强机制建设,进一步增强党史工作者遵守和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的自觉性和主动性,主动与“四风”作斗争,自警自醒自重。


  


1、福建省纪委网站《福建省党史研究室整改中共福建省党史研究室室务会议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截图


一、福建党史研究室主任逢立左为“搞吃”亲自送达普发性通知
看了这份通报,曾经在网上举报过逢立左的举报人管其乾的第一反应是:逢立左果然是一个满脑子寻思着怎样利用手中的权力拉帮结派,权力寻租,捞好处的“杨表哥”,几年来,他对逢立左的判断没有错。遗憾的是,逢立左及其把持下的福建党史研究室公然利用党史工作职能拉帮结派,权力寻租,捞好处、打击报复,竟然没有人受处分。仅以永安市来说,为了拿到原中央苏区范围这块“含金量”很高的牌子,永安市曾以市委常委会议纪要的形式明确,每年拨款100万元。两年期间,累计拨款200万元,期间,只看到了一处价值数十万元的永安市苏区陈列馆,其余的100多万元,被弄到哪里去了?管其乾听到的消息是,有不少被人拿去送礼了。

对于2016年福建省第三轮第一批巡视展开 14个组进驻省直单位巡视的消息,管其乾知道太迟了,等管其乾从网上看到这个消息,并打电话给原入驻福建省党史研究室巡视组领导时,该巡视组已经撤离。因此,没具体向该巡视组反映过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的问题。现在公布的结果是“在2010—2013年‘申苏’过程中,党史室有关人员收受部分‘申苏’县赠送的礼品、土特产。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后,甚至在2015年以后,仍然收受‘申苏’单位送的茶叶、瓷器、檀香等土特产品,春节期间或下基层调研指导时,收受烟酒等贵重礼品。部分‘申苏’单位以现金或购物卡形式,向有关人员赠送礼金、审稿(片)费、编撰费等”,说明管其乾听来的消息“钱被拿去送礼了”没错,而且很普遍,通报中提到的情况看来,还不止一个“申苏单位”,而且是在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后,甚至在2015年以后,仍然收受‘申苏’单位送的茶叶、瓷器、檀香等土特产品,春节期间或下基层调研指导时,收受烟酒等贵重礼品。部分‘申苏’单位以现金或购物卡形式,向有关人员赠送礼金、审稿(片)费、编撰费等。




2、福建省纪委网站《福建省党史研究室整改中共福建省党史研究室室务会议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有关在2015年后福建党研室还有人收“申苏单位”的现金、特产等等截图


永安市申苏期间每年拨款百万送给谁呢?2013年7月23日,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正式下发《关于原中央苏区范围认定的有关情况》(中史字[2013]51号)文件,确认中央苏区范围县为97个,其中江西省49个、福建省37个、广东省11个,这样的消息,转发一个通知,顶多打个电话就已经很关照了。可是逢立左却拿着信封和文件亲自送来永安,并亲自送到永安市,送到张丽华的地方总后台,原永安市委委书记黄建平手中。那份文件中,确认福建省37个县为中央苏区范围,逢立左为何如此重视永安?如果逢立左没有从永安得到好处,会对永安如此关照?三十七份之一啊,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和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逢立左的关系多铁啊。这种“极铁的关系”来自权权交换,抱团取暖。
从通报的情况来看,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收礼很普遍,很忙,很频繁;37个县,逢立左亲自送达普发性文件的肯定不多,如果每个县都送,怎么忙得过来?看来永安市给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的当家人逢立左的红包很大,不然,永安市怎么会有“三十七份之一”的幸运呢?
  再来看看逢立左和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张丽华是怎样互相勾结,打击报复举报人,甚至藐视习总书记,在中央交办的“阅研”任务上做手脚的。




3、2011年11月15日省申苏考察组到石峰村红军庙考察,下图红军庙内戴眼镜者就是原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王钰琪 摄影)


二、监管部门勾结被举报人共同报复红色公益举报人

2016年9月,福建永安红色公益举报人管其乾曾在凯迪论坛的律师之窗、西祠胡同、哈达网等网站发布了《“读不懂”厅官逢立左缘何与下课女主任关系那么铁?》,之后,该文又以《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党史厅官逢立左虚无化中共历史大事记》、《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党史厅官逢立左虚无化中共历史大事记》为题分别发布于西祠胡同和山西的晋友论坛;《党史厅官逢立左串通被举报人报复红色公益举报人纪实》发表于半岛社区青岛论坛慈善公益栏目(微青岛网站转载),《监管部门福建党史厅官联合被举报人打击报道红色公益信访者纪实》发表于华商论坛的华商杂谈栏目;《党史官员砸党锅:新竹漫画揭福建厅官逢立左虚无化党史大事记》发布于《长征出发地石峰新浪博客》和《吴地张家山新浪博客》、《管其乾新浪博客》等等;《速报中央,福建党史厅官逢立左故意虚无化中共历史大事记肆无忌惮》发表于《三棵树立邦漆新浪博客》和凯里论坛等。



2011年6月26日,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等在石峰村红军庙前叩拜红军烈士镜头入选 永安申苏历史资料片《 红旗飘飘映永安》









2011年6月26日,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等在石峰村红军庙前叩拜红军烈士镜头入选 永安申苏历史资料片《 红旗飘飘映永安》
《“读不懂”厅官逢立左缘何与下课女主任关系那么铁?》说的是福建党史厅官逢立左在接到人民群众的举报信后,没有履行上级机关对下级机关的监督责任,反而站在被举报人的一边,与被举报人抱团取暖共同报复举报人的怪事。

2011年永安市申报原中央苏区期间,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林强、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等莅临永安苏区考察指导时,均认为石峰村是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经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张丽华提议,石仲泉先生还为石峰村题字“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2014年夏,永安市政府拨款10万元,并由张丽华亲自把关建起了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据中红网福建永安2015年5月18日电(黄光棉)  2015年5月13日下午,中央党史研究室宣教局副巡视员邢济萍在福建省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郑龙陪同下莅临苏区永安市小陶、洪田两镇调研,并指导红色资源保护利用和规划工作。  邢济萍一行先来到位于小陶镇西北部的石峰村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纪念馆和瓦窑头厝调研,详细了解了宣言发布地纪念馆建设背景与建设内容,实地察看了红军标语,并充分肯定小陶镇对红军标语和古厝卓有成效的保护,同时肯定了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村利用红色遗址建设纪念馆好做法,认为这样既可以保护革命旧址、保护文物,又可以增强纪念馆的教育功能。临别前,邢济萍一行还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门前留影。




12、中央党史研究室宣教局副巡视员邢济萍(左5)、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郑龙(左4)、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张丽华(左3)在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门前合影留念(黄光棉 摄影报道)


举报人管其乾从这次邢济萍到石峰村报道中看到,在此之前,张丽华曾利用编辑党史出版物的机会,以故意隐藏石峰村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红军墓和红军松等小陶战斗白粉山战斗遗址纪念设施的形式报复石峰村和管其乾,这次参观还是没有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墓、红军松和红军纪念亭,2015年5月下旬管其乾化名永安知情群众“艾红军”以《就中央党史邢济萍视察永安等致信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领导函》为题致信中央党史研究室宣传教育局副巡视员邢济萍、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逢立左、副主任郑龙等,信中图文并茂详细列举了张丽华在《光明日报》发表所谓红军在马洪分山的假新闻;指鹿为马将《彭绍辉日记》中以顿号形式明确师部驻扎苦竹(水西村)的“少共国际师指挥部旧址”挂到马洪村等种种指鹿为马并公然造假,故意隐匿隐藏石峰村的历史定位和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墓、红军松和红军纪念亭等遗址遗迹

举报人原以为中央党史研究室宣传教育局副巡视员邢济萍、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逢立左会按实事求是的原则,对永安党史存在的问题予以纠正,没想到他们反而坑壑一气,串通在一起打击报复举报人。这次举报之后的2015年8月31日,全国红色旅游工作协调小组发布了65条全国抗战主题红色旅游精品线路和红色旅游精品景区电子图,其中永安市的红色旅游景点有:吉山抗战文化遗址、石峰村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旧址、青水畲族乡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地旧址群、马洪村逢源堂少共国际师旧址、马洪村安顺堂红军指挥部旧址等。仔细一看就知道,张丽华又在搞报复了,虽然没有出现“马洪村逢源堂少共国际师指挥部旧址“,但拥有4处永安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有80条红军标语和一幅红军抗日漫画,60%以上涉及北上抗日标语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遗址群,变成了孤零零的“石峰村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旧址”, 故意虚无化了我党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地“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




4、拿红军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当出气筒的张丽华在石峰红军庙内留影(管其乾 摄影)
从此,因为有逢立左的撑腰,张丽华的胆子大了。2015年8月27日,中新社记者吴晟炜、陈永辉和新华社的几位记者到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村采访,张丽华说“石峰村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问题还有争议,你们当记者的不能乱报,石峰村不能提”,第二天,张丽华把中新社记者带到了她的弄虚作假基地马洪村,并继续以被采访人的身份,在《探访福建永安抗战遗迹 红色年代的抗战文化》一文中,将少共国际师师长彭绍辉明确写明指挥部设在洪田古竹的“指挥部”造假到马洪村。
不仅如此,逢立左和张丽华还故意串通,在中央交办的“阅研”任务上做手脚,干扰习总书记处理信访工作。





5、张丽华在永安电视台节目承认白粉山战斗遗址牺牲上百红军无名烈士







6、201171永安电视台新闻截图张丽华讲述红军松下牺牲烈士“当时我们的红军亭”(视频截图)





7、201171永安电视台新闻截图张丽华讲述红军松下牺牲烈士“我们的红军松下”((视频截图)



8、201171永安电视台新闻截图张丽华讲述红军松下牺牲烈士“牺牲的英烈300多人”(视频截图)



9、2011年6月26日,中共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 等单位给牺牲在永安境内的红军英烈敬献了花圈(管其乾 摄影)


三、在中央交办的“阅研”任务上做手脚,干扰习总书记处理信访工作
时间:2015923
地点:福建永安市召开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暨《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81周年座谈会
镜头:座谈会上做主旨发言的李忠杰和主持会议的福建党史厅官逢立左逃离致信习总书记的石峰村,村民寄给习总书记的论文《三论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被隐藏,在中央党史研究室网站上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被虚无化
  2014年9月8日,石峰村支书吴金兴曾致信习总书记,并附上永安民间党史爱好者安孝义的论文《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2015年1月14日,吴金兴接到国家信访局的回信鼓励,并称“你们近期联名致信习总书记的信及附件收悉。我局已转请有关部门阅研。感谢你们对总书记的拥护和信任,感谢乡亲们对革命历史遗址遗迹的保护和宣传,并欢迎今后就所关注的问题提出意见建议。顺利祝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专此函复。2014年12月29日”。
接到国家信访局的回信9个月后的2015年9月23日,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与永安市委主办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暨《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81周年座谈会终于在永安召开。《永安是长征最早出发地》作者安孝义虽然被邀请参加座谈会,但整个会议过程至参观过程,未介绍安孝义的身份,未安排发言,未安排安孝义参与合影。座谈会期间,始终未提“永安是不是长征最早出发地”问题,能听到的是实际承办这次会议者在会上反复解释“有争议,有争议”;还有就是一些含糊其辞的声音和以形而上学、历史虚无主义的立场观点看问题的“逃跑论”。
9月23日下午的参观现场,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李忠杰忘记了本次会议的主题却选择了前往永安吉山原国民党福建省卫生厅办公旧址翠园参观;省、中央党史研究室的其他官员也未到石峰村现场。
   从2015年9月28日中国共产党历史网对此次会议的报道来看,会议主办方和承办方报复心切,利用中央交办的“阅研”任务做手脚,耍起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两面派手腕:中央党史研究室网站的这条会议新闻,隐藏了参观地点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却报道了参观地点马洪村逢源堂指鹿为马的所谓“少共国际师指挥部旧址”(这是属于事实认定错误的弄虚作假行为,经多次举报,逢立左把持下的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依然我行为素;而铁证如山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却不能报道,这不是有意弄虚作假和打击报复是什么?用“北上抗日先遣队驻址”替代“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正是2015年5月下旬,管其乾向福建省党史研究室举报后出现的“杀威棒”,因此,管其乾在互联网上发布了《福建党史厅官逢立左读不懂红军师长<彭绍辉日记>》、《党史厅官逢立左串通被举报人报复红色公益举报人纪实》,**搜索这些标题可找到)。




10、2012年2月8日,福建省党史研究室宣编处主任刘云刚(左8)等在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考察并在红军庙前合影留念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马勋义(左5)、林家卓(左6)陪同考察


四、永安党史女主任被举报到中央巡视组后被“辞职”被“调离”
时间:2015年10月底
地点:永安市及北京
事由:永安市民管其乾化名“福建省永安市社会知情群众”,以《从永安党史女主人疯狂造假看全国党史系统亟待改进作风》向入驻中央党史研究室的巡视组举报
结局:2015年11月下旬,张丽华被“辞职”被“调离”,其职务由郑毅接任。据知情人介绍,被被“辞职”被“调离”的 张丽华口气很大,还振振有词地说“哼,管其乾把我把少共国际师牌子从苦竹挂到马洪的事情抖出来,还说木旺部长找我约谈,约谈又怎么样呢?少共国际师的牌子还不是照样挂在马洪。管其乾要跟我争,他不划算,他这样做是害了石峰村民,石峰村到现在都没拿到钱”——原来,他们早就商量好了,让张丽华“辞职调离”只是为了遮人耳目。
2016年12月第一次出版的《福建中央苏区纵横(永安卷)》给出了答案,这套丛书的编委主任是逢立左,永安分卷的编委顾问是:张丽华的总后台黄建平和他在将乐期间的同事蒋先东,主任是现任永安市委组织部部长陈章明;主编是现任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郑毅和2015年冬被永安市知情群众举报到中央巡视组后“被辞职被调离”的张丽华——原来,张丽华“被辞职被调离”是假,继续做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的“太上皇”是真,怪不得张丽华下台时还振振有词地说“哼,管其乾把我把少共国际师牌子从苦竹挂到马洪的事情抖出来,还说木旺部长找我约谈,约谈又怎么样呢?少共国际师的牌子还不是照样挂在马洪。管其乾要跟我争,他不划算,他这样做是害了石峰村民,石峰村到现在都没拿到钱”——原来,他们早就商量好了,让张丽华“辞职调离”只是为了遮人耳目。
因为还是张丽华在做永安党史的“太上皇”,所以,也就有了一切照旧的怪现象。在一切照旧的框架下,署名“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的文章依旧枉顾《彭绍辉日记》上的明确记载,妄称马洪村逢源堂是“少共国际师指挥部”;2017年5月福建红色高端论坛之后出现在腾讯大闽网上的红色文化企鹅行专栏依然把张丽华掺假造假并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永安发现上千条红军标语》毫无删改地挂在醒目位置。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写好的稿子《中央红军标语博物馆建设纪实》中称马洪村逢源堂为“少共国际师指挥部旧址”,将实际采用钢化玻璃保护的数百条红军标语虚报到1000多条;将全市有上千条红军标语分布在20多个村虚报到分布在全市近百个村,然后请初来乍到,**的永安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陈章明署名发表(也让陈章明替他们背黑锅)。这是典型的拉人下水(见《福建中央苏区纵横(永安卷)》122页19至21行)。




11、2015年9月23日,福建省党史研究室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暨《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81周年座谈会在永安召开,省党史研究室主任逄立左主持座谈会(魏新谷 摄影)


五、中央巡视组开出“政治体检报告单”,曲青山表示坚决整改,管其乾连续致信习总书记,逢立左继续顶风干扰干扰习总书记办信访,张丽华化名平可夫在网上捣乱
时间:2016年1月31日至2016年10月23日
事件:中央巡视组开出“政治体检报告单”,曲青山表示坚决整改,管其乾连续致信习总书记,逢立左继续顶风干扰干扰习总书记办信访,张丽华化名平可夫在网上捣乱
1、:中央巡视组开出“政治体检报告单”, 曲青山表示坚决整改。“巡视中,巡视组发现和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全面从严治党不严不实,落实主体责任不到位,监督执纪问责不力;一些党组织凝聚力战斗力不强,党员干部党规党纪意识淡薄……;履行主责主业的政治担当不强,聚焦党史研究不够,完成中央交办的重大任务滞后;反击历史虚无主义责任意识不强,主动发声不力……”,这是2016年1月31日,中央第一巡视组向中央党史研究室反馈专项巡视情况时的讲话。会上,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曲青山表示,这些问题,实事求是、中肯深刻,一针见血、切中要害,室委会和全室同志表示诚恳接受、坚决整改。
2、管其乾连续多次致信习总书记一次获国家信访局短信回复,两次获央视新闻回复(详情请**搜索“永远的长征石峰村”)。
3、逢立左继续顶风干扰干扰习总书记办信访,张丽华化名平可夫在网上捣乱。据金华党史博客报道,义乌市委党史研究室组织全体人员认真学习中央第一巡视组对中央党史研究室专项巡视情况反馈的通报,使全体党史人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认为,中央巡视组发现的问题,有的在党史系统中是共性问题,是向全体党史人敲响的警钟。然而在逢立左把持下的福建党史系统,即使在举报人管其乾2015年10月底就向入驻中央党史研究室的中央巡视组举报了张丽华的种种恶行(20多天后,张丽华被以非领导职务“辞职”并被调离党史系统),2016年2月下旬又以《把长征研究和宣传统一到中共是全民族抗战中流砥柱的主旋律上来》(将该标题输入**可找到)为题在中国甘肃网和中国红色旅游网公布了永安市广播电视台记者管其乾2016年2月15日致习总书记信的主要内容的情况下,逢立左和张丽华等非但不收敛,反而继续挖空心思对抗中央巡视组,干扰习总书记处理人民来信(张丽华化名平可夫在《永安论坛》上干扰习总书记处理人民来信的网贴有《反对篡改党史!》,**搜索该标题可找到)。
2016年3月初,永安市委组织部陈木旺部长和党研室主任郑毅去了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逢立左称“这个事情(指‘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课题),不是你们能够定的,也不是我们能够定的,中央党史研究室也要请示汇报,万一搞错了呢?不过,可以作为学术探讨”——对于铁证如山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和“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研究成果,逢立左却以所谓的“万一搞错了呢”搪塞、胡弄永安市的基层领导。对于《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这样铁证如山的问题,逢立左以“怕万一搞错了”推托责任;而对少共国际师师师长《彭绍辉日记》已经以顿号明确记载是在洪田镇苦竹(水西村)的所谓“少共国际师指挥部旧址”,即使在多次收到知情群众和笔者管其乾邮政快递或挂号信举报的情况下,逢立左却不怕搞错了。
此后,逢立左、张丽华和福州市仓山区原政府办主任薛宗耀互相勾结,在《福建党史月刊》2016年第4期抛出了《永安是“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和长征出发地吗?》一文,通过**搜索找到逢立左发表于2015年12期《福建党史月刊》的《福建在红军长征中的历史地位和重要贡献》的论文得知,福建党史研究室主任、《福建党史月刊》编辑委员会主任逢立左《福建在红军长征中的历史地位和重要贡献》的文章中称:“在红七军团进入福建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于1934年7月15日发表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他还认为“北上抗日先遣队是策应主力红军战略大转移的长征前锋,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序曲”、“北上抗日先遣队是第一支打出抗日旗号的红军队伍”。但这次为了报复石峰村,逢立左竟然允许他们邀请的枪手薛宗耀把《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的署名发布日期1934年7月15日,说成“假设日”。

两篇论文对照,更加明确的证明,逢立左之流是故意不作为,乱作为,故意虚无化中国共产党以授权红七军团依规定日期随军沿途散发宣传的形式于1934年7月15日发表《北上抗日宣言》和《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遣队》宣言等历史大事件。因此,管其乾写下了3万多字的网上举报材料《读不懂”厅官逢立左缘何与下课女主任关系那么铁?》发表于凯迪论坛的律师之窗,后又以《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党史厅官逢立左虚无化中共历史大事记》、《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党史厅官逢立左虚无化中共历史大事记》分别发布于西祠胡同和山西的晋友论坛;《党史厅官逢立左串通被举报人报复红色公益举报人纪实》发表于半岛社区青岛论坛慈善公益栏目(微青岛网站转载),《监管部门福建党史厅官联合被举报人打击报道红色公益信访者纪实》发表于华商论坛的华商杂谈栏目;《党史官员砸党锅:新竹漫画揭福建厅官逢立左虚无化党史大事记》发布于《长征出发地石峰新浪博客》和《吴地张家山新浪博客》、《管其乾新浪博客》等等;《速报中央,福建党史厅官逢立左故意虚无化中共历史大事记肆无忌惮》发表于《三棵树立邦漆新浪博客》和凯里论坛等。在这份3万多字的网上举报材料中,管其乾针对《福建党史月刊》为故意制造“有争议”而发表的所谓论文《永安是“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和长征出发地吗?》进行了争锋相对的交锋(通过**或360搜索上述标题,找到上述网页浏览,举报人欢迎各级权力机关、媒体记者、正义人士来电索取相关证据光盘资料或电子邮件,举报人管其乾手+机:137+9918+1161,Q+Q:59908+6161)。




13、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和衙岭战斗遗址被故意写错为“永安市小陶镇寨中村矮岭自然村西侧主峰”,永安市政府文物保护单位铜牌显示为“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旧址”的瓦窑头厝被故意写漏
五、中央党史研究室确认石峰村为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后,永安和福建党史仍然屏蔽中央定论
时间:2016年10月23日至今
地点:福建省内
是是非非终有公断。由于石峰村支书吴金兴及本次举报人管其乾多次致信习总书记。在习总书记的关心下,2016年10月22日早晨7时许,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在报道习总书记在纪念长征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之后,以6分钟的时间报道了北上抗日先遣队在福建石峰村刷标语、贴布告的故事。2016年10月23日晚,中央电视台1套播出的《永远的长征》第4集《坚忍不拔》以3分钟的时间报道了北上抗日先遣队在石峰村刷标语并留下《红军抗日歌》的故事。节目中,播音员说“1934年7月15日,红七军团7000多人的队伍,来到这个有900多年历史的村庄,在这里留下了许多宣传抗日的标语。后来,经过党史专家细心比对发现,石峰正是红七军团作为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后开始发布《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的地方”。该片由中央党史研究室出品,这已证明,中央党史研究室确认石峰村是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片尾字幕显示,该片由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协助拍摄,片中也有随同采访的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现主任郑毅的露脸镜头,但为了报复石峰村,该节目播出后,除了举报人管其乾的投稿之外,整个福建省的媒体未见有转载和报道中央党史研究室确认石峰村为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的声音。管其乾就此投给《福建党史研究月刊》、腾讯大闽 红色文化企鹅行专栏的多篇稿件,依然不被采用,在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编制的红色地标图上,依然还是只有宁化长征出发地、长汀中复村长征起点(红军长征第一村)的标注。不仅如此,即使在中央党史研究室确认石峰村为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之后编制的永安市红色旅游规划也只有以芝麻替代西瓜,以枝叶替代主干,以黑手遮挡太阳的马洪村“中央红军标语博物馆”,却只字不提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取而代之的是所谓的“整合小陶红色遗址群。分阶段完善张家山宁西苏维埃、张家山乡苏维埃旧址、闽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张鼎丞住址、小陶村树荆堂北上抗日先遣队指挥部、石峰村北上抗日先遣队驻址。整合周边自然生态、传统文化、特色乡村等旅游资源,打造推出一批“红色+乡村旅游”、红色+民俗文化”“红色+农耕文化”等复合型旅游产品,形成覆盖更加全面、内涵更加丰富、特色更加鲜明的景区体系”。 在这个规划里,反映我党重大历史大事记的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村被以“石峰村北上抗日先遣队驻址”替代,本来应该作为重点突出的“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被以“分阶段整合”替代。2017年5月6日至7日在永安市召开的色文化高端论坛期间,洪田镇马洪村的中央红军标语博物馆、国民党台湾省党部复兴堡、生态文明建设馆、抗战文化陈列馆等地都是参观点,而体现习总书记关心,并反映我党我军最早高举全民族抗战旗帜的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却只字不提。
而出现在2017年春三明市委宣传部编印的《三明市红色遗址保护管理办法相关资料汇编》上,列表50号“红军矮岭、衙岭、白粉山战斗遗址”,地址均被故意笼统错写为“永安市小陶镇寨中村矮岭自然村西侧主峰”(两村相差10余公里);故意将2011年10月永安市人民政府发给石峰村瓦窑头厝的永安市文物保护单位铜牌“红一军团二师指挥所暨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旧址”底册篡改为“红一军团二师驻地旧址” (有照片为证); 只字不提“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而被称为北上抗日先遣队遗址,所有这些,都说明他们是一群心黑心歪的无良党史官员,为了虚无化我党我军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地,他们连篡改档案这样卑鄙的事也干得出来。
不仅如此,一个名为“人间四月天”的马甲还召集“水(shui)军”在《永安论坛》的《永安石峰红军庙灵牌失火 一群好心人相助变靓》的帖子上攻击阿管视频“石峰村红军庙是搞迷信”,“利用烈士敛财”, “只要你们的回复不合他的意,就给你上纲上线,有些事不合他的意,就向上面写信,好在上面的眼睛是雪亮的”,等等。
从小陶战斗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衙岭战斗遗址被故意写错为“永安市小陶镇寨中村矮岭自然村西侧主峰”这件事来看,永安党史和福建党史研究室都是一帮黑心、歪心的无良官员。大家想想,当年,200多无名红军英烈为了他们的“初心”和革命理想信念,英勇献身,牺牲在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当地老百姓就地掩埋了这些红军烈士。解放七十年、八十年后,这里这里还没有一块像样的官方纪念碑。2011年6月26日,为了“申苏”(说透了,就是为了给地方政府向上级财政要拨款),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张丽华等全体工作人员来到白粉山战斗遗址与石峰村民共同祭奠无名红军英烈,电视截屏显示,张丽华还对永安电视台的记者说“当时我们的红军亭、我们的红军松下、牺牲的英烈有三百多人,其中有7位英烈是我们本土的,由我们石峰村的村民们,发现了他们红军烈士的遗骸,把他们捡下来以后,埋藏在我们的红军松下”。此后的日子里,石峰村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墓、红军松和红军纪念亭(老百姓的红军庙)先后上过张丽华审稿的《永安市申苏报告》、永安市申苏历史资料片《红旗飘飘映永安》、永安市申苏主题歌《红军是咱忘不了的人》;有照片为证,张丽华先后带着时任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龚玉闽、原副主任林强和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汪一朝、一处处长(现副主任)王盛泽到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松下查看红军墓,并在挂有“老百姓的红军庙”牌子的红军纪念亭内外合影留念;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马勋义、林加卓等也带着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宣编处主任刘云刚和朱以泉等官员在挂有“老百姓的红军庙”牌子的红军纪念亭外与当地村民合影留念。可是,在2012年6月石峰村民吴某波向三明市领导举报张丽华在马洪村杜撰所谓“红军在马洪分山”的假新闻和指鹿为马的“少共国际师指挥部”之后,张丽华先是在编辑《永安市革命遗址通览》和《永安市红军标题集锦》时,故意隐藏了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纪念亭、红军墓和红军松,造成民政部门无法兑现《民政部办公厅  财政部办公厅民办函〔2013〕91号关于申报2013年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项目的通知》 “四、补助标准:(二)零散烈士纪念设施。对零散烈士纪念碑亭、塔祠、塑像等设施的抢救保护,中央财政原则上每座补助20万元,具体补助金额根据纪念设施保护规模和实际工程量确定”。2014年10月,在福建省(sheng)委驻三明市巡视组的关心重视下,迫于压力,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给永安市民政局出具了一份证明说“白粉山战斗后,当地老百姓就地掩埋了红军烈士”,2014年1月由管其乾等11位草根群众捐款9200元重修的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墓,获得了民政部门的拨款6000元。而张丽华曾经亲自送花圈、亲自默哀祭奠,并多次带着省地市领导参观的红军纪念亭,就因为同时挂有(老百姓的红军庙)的牌子,被张丽华说成“那个红军纪念亭被他们改坏了”。此处红军纪念设施失去了建国65年来首次出现的普惠性政策“中央财政对散葬烈士墓每座补助5 000元;其他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纪念碑亭、纪念塔祠、纪念雕塑等)平均每座补助2 0万元。省级财政对散葬烈士墓每座补助1 0 0 0元;其他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纪念碑亭、纪念塔祠、纪念雕塑等)平均每座补助5万元”( 闽财社〔2013〕5号关于转发《福建省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专项补助资金使用管理办法》)的救济。
2017年春,春三明市委宣传部编印的《三明市红色遗址保护管理办法相关资料汇编》,目的是便于各级媒体按图索骥,找到这些革命遗址遗迹,做好宣传;其次,便于文物部门和民政部门按图索骥,予以保护。然而,在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无良党史官员的故意错写下,在石峰村的白粉山战斗遗址和衙岭战斗遗址被送到人迹罕至的“永安市小陶镇寨中村矮岭自然村西侧主峰”,记者们找不到了,再有优惠政策,民政和文物部门都会跟着说白粉山战斗遗址和衙岭战斗遗址在“永安市小陶镇寨中村矮岭自然村西侧主峰”,从此,白粉山战斗遗址的无名红军英烈再也难以得到国家普惠性的政策救济。

如今,这种“芝麻替代西瓜,枝叶替代主干,黑手遮挡太阳,拉人下水,形成黑心联盟”的陷进平台正在又一次搭起。张丽华、郑毅之流请来你们中央和福建省直相关部门、主要媒体负责人,省内外高校和社科机构专家学者100余人到永安参加福建红色高端论坛,参观他们以点带面的中央红军标语博物馆,该馆的大门边依然悬挂“少共国际师指挥部旧址”,臭名昭著的掺假新闻《永安发现上千条红军标语》依然高挂逢立左之流控制的腾讯大闽网上的红色文化企鹅行专栏。与此同时,他们屏蔽了习总书记关心并由中央党史研究室《永远的长征》确认的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搜“永远的长征石峰村”,有详情),并在配套宣传的《三明市红色遗址保护管理办法相关资料汇编》上,将2011年10月永安市人民政府发给石峰村瓦窑头厝的永安市文物保护单位铜牌“红一军团二师指挥所暨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旧址”底册篡改为“红一军团二师驻地旧址”; 故意将“红军衙岭、白粉山战斗遗址”,笼统错写为“永安市小陶镇寨中村矮岭自然村西侧主峰”(两村相差10余公里)等等,企图将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和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纪念馆、小陶战斗白粉山战斗遗址红军庙红军松红军墓等,彻底虚无化。






14、2011年10月永安市政府授予石峰村瓦窑头厝文物保护单位铜牌显示这里是“北上抗日先遣队驻扎旧址”,宣传手册上被故意漏写
保家卫国,随时需要英雄。可是张丽华、逢立左之流,吃党饭,砸党锅,为报复举报人,他们已挖空心思到整日想着如何坑党魂坑军魂坑烈士,网友们,对于这样的黑心歪心党史人,采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坑英雄,坑烈士,坑国魂,坑军魂,坑党魂,你们能容忍吗?

六、 网友们的家乡也有红色遗址,但福建党史看中的是与县太爷共谋福利
在永安市累计发现的红军标语达到1000多条,分布在10余个乡镇20多个村。2011年初,张丽华找到管其乾谈合作时,管曾说“要让红军标语,造福永安的乡村百姓”。
最后的结果,2013年永安市申苏成功,从此,永安市可以享受西部政策,每年苏区补助款1600万元。所有的永安人,都看到,所谓申苏,只是在205国道旁的马洪村增加了一块“中央红军村”的牌子。其实,在永安市,有红军标语的10余个乡镇20多个村绝大多数都是“中央红军驻扎村”,在永安市的高速路口,连一块“原中央苏区范围永安市”的牌子都不敢立,原因是多次来到永安的原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杰在永安捞饱、拿饱之后假意卖人情的一句话被人当圣旨了。李忠杰说“你们永安要低调,你看人家江西弋阳,方志敏的故乡,都没进入一类苏区呢”(言外之意,永安的一类苏区是他李忠杰关照才摆进去的的)。每年苏区补助款1600万元,各村的红军标语房还在任凭风吹雨打,濒临倒塌,民政部门老区办那边,还是沿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标准确定的革命老区村发放补助,在申苏中以红军标语为证据支撑起“原中央苏区范围”的10多个乡镇20多个村依然还是连给漏雨的红军标语房盖一片瓦的钱都没有。管其乾曾就此给福建有关部门写过信,结果石沉大海。




15、在福建省党史研究室编制的红色地标图上,依然还是只有宁化长征出发地、长汀中复村长征起点(红军长征第一村)的标注。逢立左忘不了亲自给永安市委送来一份普发文件,却忘记了中央党史研究室出品的《永远的长征》第四集确认石峰村为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


七、呼吁福建省(sheng)委早日清除党史系统内的害群之马;期待中央象申报中国传统村落一样做好红色村庄的系统华调查摸底和保护
习总书记十分关心福建革命老区建设。2014年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习总书记来到福建,亲切看望慰问部队官兵和双拥模范代表,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向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民兵预备役人员致以诚挚的问候和节日的祝贺。习总书记强调,要铸牢强军之魂,毫不动摇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把福建革命老区的红色资源利用好红色传统发扬好,坚定不移听党的话、跟党走。可是,福建省由逢立左把持的党史部门心里想着的是怎样与县太爷共谋福利,除此而外,一概不理(我管其乾如果有说错,网友们可以仔细看看《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整改中共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室务会议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全文,看看逢立左们在干啥),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村支书2014年9月8日致信习总书记所提到的问题,至今,在得到习总书记亲自关心,中央党史研究室确认的情况下,还要看历史虚无主义者张丽华、逢立左的脸色行事,才能宣传,这是中国的笑话,也是福建的笑话。尤(you)权同志,该给逢立左、郑毅他们挪个位了。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同志强调“在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和首要的政治纪律,就是坚决维护好习总书记的领导核心地位,这是党和国家前途命运所系,是全国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所在,也是衡量每一位党员干部‘四个意识’强不强、对党是不是绝对忠诚的重要试金石”。请问尤(you)权同志,不清除逢立左、张丽华等害群之马,何谓维护习总书记权威?
各位网友,参与了永安市的申苏工作,管其乾也参与过石峰村、洋头村等多个村庄参与中国传统村落的申报。申苏的结果,让我看到的是一群只想着与县太爷共谋福利的黑心歪心党史官员;参与中国传统村落的申报的结果,我看到了一套从村落基本信息,到村落传统建筑、村落简介、村落选址和格局、村落非物质文化遗产、村落人居环境、各级保护意见等设计科学合理的《传统村落调查登记表》,有了这套科学合理的调查登记表,以住建部为主的几个部门已经 分4批将4153个有重要保护价值的村落列入了中国传统村落名录,涵盖全国所有省272个地级市、43个民族,大部分传统村落已列入名录,并将由国家财政直接拨款予以保护。我们是否也应该建议文物部门,参照中国传统村落的申报模式,做好红色村庄的调查摸底和申报工作?





16、2016年10月23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中央党史研究室出品的《永远的长征》第四集确认石峰村是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至今,未见福建和永安党史部门主动跟进,主动发声。该片片尾署名“福建省党史研究室协助拍摄”,片中还有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郑毅随同采访并露脸的镜头(视频截图)
对于2016年福建省第三轮第一批巡视展开 14个组进驻省直单位巡视的消息,管其乾知道太迟了,等管其乾从网上看到这个消息,并打电话给原入驻省党史研究室巡视组领导时,该巡视组已经撤离。因此,没具体向该巡视组反映过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的问题。现在我能从首页 》 巡视工作 》 要闻栏目看到《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整改中共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室务会议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一文,能看到在2015年后福建党研室还有人收“申苏单位”的现金、特产等等,说明,还有很多正义群众在举报,在关心“申苏”中的腐败现象。让我们共同关注福建厅官逢立左之流的下场。(管其乾  2017年8月18日未时)




永安客家红色歌舞队请来的贵客、其论文获中央肯定的永安民间党史爱好者安孝义先生在介绍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并介绍永安人蔡奇同志的近况(管其乾 摄影)





视频:中央电视台1套播出的《永远的长征》第4集报道石峰村


   2016年10月23日晚,中央电视台1套播出的《永远的长征》第4集《坚忍不拔》以3分钟的时间报道了北上抗日先遣队在石峰村刷标语并留下《红军抗日歌》的故事。节目中,播音员说“1934年7月15日,红七军团7000多人的队伍,来到这个有900多年历史的村庄,在这里留下了许多宣传抗日的标语。后来,经过党史专家细心比对发现,石峰正是红七军团作为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后开始发布《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的地方”。该片由中央党史研究室出品,这已证明,中央党史研究室确认石峰村是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片尾字幕显示,该片由福建省(sheng)委党史研究室协助拍摄,片中也有随同采访的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现主任郑毅的露脸镜头。遗憾,跟着张丽华和逢立左,郑毅忘得真快!







视频:中央电视台1套播出的《永远的长征》第4集报道石峰村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年5月6日至7日,由福建省委宣传部、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等部门单位共同主办的红色文化高端论坛在永安市隆重召开,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高翔出席会议并讲话,期间均未提及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也未安排参观(互联网截图),2016年冬,管其乾曾自掏腰包刻录了50多个光盘,其中20多个寄给福建省委常委等省级领导,其中就包括福建省委常委高翔等汇报多次致信习总书记获央视新闻回复的前前后后,可是这次红色高端论坛上,高翔部长高谈阔论,还是与福建党史贪吃的“杨表哥”逢立左保持一致,只字未提北上抗日宣言首发地石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