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网论坛

北国网首页 | 新闻 | 辽宁新闻 | 娱乐 | 时尚 | 读书 | 健康 | 农业 | 家居家电 | 婚庆 | 乐活 | 亲子 | E报 

兴城线家十几代人为国戍边造福百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线家模型.jpg
                                                                      明代宁远城守城将军模型。
       核心提示
  明代的宁远城(今兴城市)曾有四大家族,他们分别是缐(今写作“线”)氏、祖氏、吴氏和柏氏。这四个家族都名人辈出,如明朝末年的祖大寿、吴三桂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但鲜为人知的是,线氏家族才是当年宁远城最为显赫的家族,从宁远城建城第一天起,“线家将”就镇守这里,宁远城建起的第一座纪念为国捐躯将士的祠堂就是“线公祠”。而且不仅在宁远,线家众将还镇守辽东各地,为守卫大明江山立下了赫赫战功。
  不过,这些故事早已埋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不为人知,直到线氏家族六块保存完好的墓碑出土,翔实的墓志为后人解开了这些谜团。记者在葫芦岛市博物馆看到了首次展出的墓志原件和出土的金质饰品,它们仿佛向人们诉说,线氏家族曾多么威武,多么无畏……

                                                         线家出土文物.jpg
                                                          线氏家族墓出土的部分文物   上图为金丝带卡、金簪、金丝葫芦形耳坠,为金质饰品。1977年出土于兴城县(今兴城市)钓鱼台镇周家村首山东麓。   当时还发现墓碑六块,分别是线氏家族的线纲、线镇,线镇夫人刘氏、高氏、张氏及线补衮的墓碑。   墓志记载了大量有关明代中晚期的辽西政治、军事情况,有助于对辽西地方历史的研究。

                                                         线纲墓志铭.jpg

                                                                     线纲墓志铭
  “龙虎将军”为救百姓殉国,嘉靖皇帝下令建“线公祠”

  在葫芦岛市博物馆,记者不仅看到了线氏家族的墓志,还看到了墓地出土的几件珍贵的金质首饰文物,如金丝带卡、金簪、金丝葫芦形耳坠,每一件都做工精美,形制非凡,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葫芦岛市博物馆馆长孙建军向参观者讲述了这些文物的出土经过。1977年,当时的兴城县(今兴城市)钓鱼台镇周家村一个农民在首山东麓发现了一个墓葬群。遗憾的是,当文物部门工作人员赶到时,文物已被严重破坏。经勘测,这是一处由32个墓组成的庞大的家族墓地。
  后来,文物部门在周边群众家里收集到一些随葬品,其中就有记者看到的金丝带卡、金丝葫芦形耳坠。
  孙建军说:“比这些随葬品更有价值的是我们发现了六块保存完好的墓碑。墓志揭示了这个墓葬群是明代戍守宁远城的线氏家族墓群。六块墓志中,年代最早的是镇国将军线纲,他是明嘉靖元年(1522年)葬,最晚的是线补衮,是嘉靖四十四年(1566年)葬,先后跨越了44年。”
  “明代线家最重要的人物是线补衮。”孙建军说,“不过,线补衮的墓志这次没有展出。”
  据线补衮的墓志记载,他是明朝嘉靖皇帝下旨钦封的龙虎将军。葫芦岛市政协文史办副主任张恺新说:“在明代,龙虎将军是武将里面最高的职位,正二品,所以说线补衮是线家八代将军中官职最高的。线补衮作战勇敢,屡立战功,12岁时就能拉弓射箭并随父出征了,32岁时壮烈殉国。他是线家数代人镇守大明边关的一个缩影。他虽英年早逝,却是当时宁远城人们心中的偶像,正是因为他的壮烈殉国,宁远城才建起 ‘线公祠’,足见当时人们对他的崇敬。”
  据墓志记载,明嘉靖十三年(1534年)线补衮出生在宁远城。他的曾祖父线纲曾任宁远卫指挥使,是宁远的最高军事长官,死后被朝廷追封为镇国将军; 祖父线镇曾随明武宗朱厚照出征,担任辽东都指挥同知,是军事副指挥;父亲线世禄曾任蓟州参将。
  线补衮自幼聪慧过人,喜读兵法,少年时期就随父亲征战,练就一身本领。当时,辽东的世袭军户可以子承父业,所以线补衮二十几岁就当上了宁远卫指挥同知,为官清廉,治军有方,声名远扬。
  当时,辽西一带经常被蒙古兀良哈部劫掠,商旅深受其害,百姓苦不堪言。此时已经擢升为辽东都指挥备御的线补衮开始整饬军纪,加强战备,改进武器。线补衮屡次击退进犯的兀良哈部。
  “作为将军的线补衮在作战时十分勇敢,总是身先士卒,部队撤退时,他又率人断后。这也为后来他的壮烈殉国埋下了伏笔。”张恺新讲道,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三月,蒙古土蛮部进犯宁远卫,抢掠人畜,已升任参将的线补衮闻讯后奋勇出击。土蛮部骑兵退却,线补衮为夺回被掠走的百姓,穷追不舍,不幸陷入了敌人的埋伏。线补衮毫不畏惧,激战中斩杀了数名敌军军官,但不幸被敌人用暗箭两次射中面部,其中一箭穿出脑后。线补衮的部下见状拼死将其救出,数日后线补衮伤重不治,壮烈殉国。
  嘉靖皇帝得知线补衮的忠烈事迹后,下旨钦封其为“龙虎将军上护国”,并厚葬。张恺新说:“不久,下令在宁远城建‘线公祠’,明朝灭亡后,‘线公祠’也消亡了。”
  如今,在兴城文庙的“乡贤祠”里,仍有线补衮的名字。
  有意思的是,在兴城复建城隍庙的过程中,有地方文史学者曾提出要把城隍爷的原型定为线补衮。

  北京高碑店为何也有线家墓地

  2003年,在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也发现线氏家族的墓碑,是当时78岁的线国兵在自家后院挖出的。
  张恺新研究过那块墓碑。他告诉记者:“碑文显示,墓主人是清朝初年三等阿思哈尼哈番(三等男爵)线应奇。而世居高碑店的线国兵老人就是线应奇的后裔。”
  不过由于年代久远,线国兵对于祖先的生平事迹知之甚少,他只听祖辈相传线家以前是清代的大官,至于官有多大、做过什么,老人一概不知。
  记者急切地问:“线应奇和宁远的线氏一族有关系吗?”
  张恺新回答说:“有。线国兵把墓碑捐给了北京民俗博物馆。2005年7月,北京民俗博物馆的研究人员来到兴城寻根。”
  根据碑文记载,线应奇出生在戊申年,即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他在45岁那年去世。
  据《钦定八旗通志》记载,线应奇原是明军军官。崇祯十五年(1642年)二月,线应奇与副将夏成德率众归顺清朝,被编入汉军正白旗。顺治元年(1644年),线应奇被授予三等甲喇章京。此后,不断擢升。顺治九年(1652年)正月,线应奇被加封为三等阿思哈尼哈番,即三等男爵,授资政大夫、骠骑将军,相当于正二品。
  “在当时的降将里,三等男爵已经是比较显赫了。”张恺新说,“线应奇的墓地早已随着历史变迁不复存在。但高碑店乡东店村的村南,过去有个叫‘线家坟’的地名。由于线姓人口很少,当地的老百姓还对‘线家坟’的称谓感觉新奇,他们并不知道,线字在明清之际曾经是一个武将世家的姓氏。”

  明代档案佐证,线家八代为将戍守辽东

  然而,在清代和近代编修的兴城地方志中,并没有线应奇的名字。
  地方志中线氏家族的名人,线补衮以后只收录了清朝初年的广西提督线国安和海城知县线一纶。而线一纶的弟弟线一信曾担任过浙江巡抚,也不见于家乡兴城的地方志中。
  不过,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保存的明代《武职选簿》档案中,线氏家族研究人员找到了确切的文字史料。
  据档案记载,线应奇是线补衮的侄孙,线应奇的爷爷是线补缀,父辈是线维贞,这两个人都曾担任宁远卫指挥同知的职务。线应奇虽然记在线维贞后面,但究竟是线维贞的儿子还是侄子,模糊难辨。
  张恺新说:“从线应奇向前推算,如果不算线氏家族戍守辽阳的历史,线氏家族戍守宁远城到线应奇这代正好是第八代。目前的考古发现只找到线纲、线镇等四代线家族人的墓志。据《武职选簿》的记载,线家的祖籍在辽阳,明宣德五年(1430年),在宁远城修筑完成的当年,线海调往宁远,从此,线氏一族扎根于此,此后历经线通、线纲、线镇、线世禄、线补衮、线维贞、线应奇,共八代。而线应奇也很厉害,在他19岁时,就被选拔担任宁远卫指挥同知,能看出其过人之处。”
  清朝初年,宁远线家的很多人到京城和南方做官,像北京高碑店的线国兵老人就属于外迁定居的宁远线氏家族后人。“从线国兵及其祖辈居住在线应奇墓地周边来看,应是清朝皇帝把高碑店一带赐封给了线应奇,所以其墓葬在这里,他的后代也在这里繁衍生息,可以说,这些线氏后人都有着共同的根。”张恺新说。

  线氏子孙在清朝任两省巡抚

  明代的宁远城线氏家族声名显赫,明朝灭亡后,线氏子孙并没有销声匿迹,除了当过清朝正二品武将的线应奇外,康熙年间,一对线氏兄弟也曾做高官,造福百姓,福泽一地,发扬了线氏先祖的传统。
  他们一个是海城知县线一纶,另一个是线一纶的弟弟线一信。据张恺新推算,兄弟二人应是线应奇的子侄或孙辈。其中,线一信的业绩最突出。
  据《康熙朝实录》记载,线一信出生于明朝末年宁远城。在归顺清朝后隶属于汉军正白旗。线一纶在康熙三年(1664年)出任海城县知县。而线一信则在康熙十四年(1675年)出任浙江处州府知府,处州包括今天的浙江丽水、缙云、青田、遂昌、龙泉、云和等县市,地域面积很大。
  线一信为官清廉,官声载誉,后来升任福建汀彰龙道道台,直升三级。汀彰龙道设置于康熙十年(1671年),管辖福建汀州、漳州及龙岩等地,其中就包括今天的厦门市。线一信担任道台期间,谦虚谨慎,恪尽职守,他洁身自好,严格约束自己。
  张恺新介绍,清朝初年时,隶属汉军旗且原籍辽东的官员,升迁是很快的,线一信就是一例。
  线一信很受重视,在任职汀彰龙道道台不久就升任江西按察使,后又调任湖南按察使。
  康熙三十年(1691年)九月,线一信调任湖北布政使,协助湖北巡抚管理行政事务,主管湖北的民政事务。
  线一信在湖北任职时,正值长江泛滥成灾。长江沿岸许多民房被冲倒,灾民流离失所,没有粮吃。线一信上奏朝廷,请求调拨钱粮赈灾。线一信还组织官员到没有受灾的府、州、县去借粮、借物,筹措到十万石粮食和草席二十万张,使灾民有棚住、有饭吃。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九月,线一信因在湖北任职政绩突出而升任安徽巡抚,主政一省。几个月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正月,线一信又调任浙江巡抚。
  线一信到浙江后力推德政,在杭州组织人力清理西湖中的淤泥,修复破损的庙宇,倡导繁荣教育,还维修桥梁、整修道路,为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受到民众的称颂。
  张恺新说:“线一信从一个明代宁远军人的后代,逐步升迁为主政过安徽、浙江两省的巡抚,官至二品,与他自身务实能干的作风和清廉为官的品行密不可分。由于历史年代久远,线一信最后卒于何地、安葬何处已经难以考证,但他的业绩和德行将永远为家乡所铭记。”
  □辽宁日报记者/王岩頔文/摄

  特写

  沈阳丁香屯曾是线氏家族聚居地

  经过多方查找,记者在沈阳、铁岭和葫芦岛等地找到了线氏后人,让记者惊奇的是,还有个别家族仍然坚持用“缐”字做姓。
  线多勇出生在沈阳,他对记者说:“在我的印象中,沈阳姓线的人大多居住在丁香屯,而且在那里生活了几百年。”但他并不知道祖先是从哪里搬来的,不过他知道,线家在明代有名,出过几位将军。
  线多勇告诉记者,丁香屯在过去叫丁线屯,居住的就是“丁”“线”两大姓,而且姓线的人更多。丁线屯临近沈阳的永安桥,线家的一位先祖就驻守永安桥,保卫着沈阳的西大门。
  线全刚和线全强是亲兄弟,他们也是沈阳人。“我的印象中,明末清初时,吴三桂手下有一个副将姓线,他可能就与我的先祖有关吧。”线全强说,几十年前,他们也住在丁香屯,在爷爷那一代搬到了沈阳市内。
  对于线全强的说法,哥哥线全刚并不赞同,线全刚是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的研究员,他对记者说:“很早以前,爷爷手里曾有一本家谱,据上面记载,我家的祖先有可能是清代的广西提督线国安。线国安曾被加封为太子太保,赐三等伯爵。现在家谱已经没有了,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够好好研究一下线氏祖先。”
  线全刚告诉记者:“我和弟弟的姓以前都写成‘缐’,后来上大学才改成现在的‘线’字。”
  记者查询得知,百家姓中并没有“线”或“缐”姓。在读者的帮助下,记者找到几户姓缐的人家。铁岭路政分局局长缐洪承是其中之一,他告诉记者:“我们这支缐姓人都居住在铁岭县鸡冠山乡岱海寨村,现在还有三四十户,当时办**时,我们就坚持用原字,后来国家姓氏字库的工作人员还专程到我们这里,把‘缐’姓加了进去。”
  缐洪承告诉记者,铁岭的缐氏是从抚顺迁来的,已在铁岭居住200多年。他们都是满族人,属镶黄旗。但他们和兴城线氏家族是否有关系,他也说不清楚。
  线颖莹是渤海大学音乐系的教师,虽然她是从吉林搬到锦州居住,不过她听说她的祖先也居住在沈阳。
  说到线姓的起源,线全刚说:“我了解到,线姓一共有三个起源,一个是明代云南的少数民族的一支改姓的,一个是清代满族的一个姓氏演变而来,最为神秘的就是我们这支汉族的线姓家族了,很多人都说自己老家是沈阳的,但往前追溯就不知道了。最多只能追溯到明代,那么明代之前呢?如果能把这个谜底解开,那对线姓人来说,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

  □辽宁日报记者/王岩頔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