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网论坛

北国网首页 | 新闻 | 辽宁新闻 | 娱乐 | 时尚 | 读书 | 健康 | 农业 | 家居家电 | 婚庆 | 乐活 | 亲子 | E报 

游泳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0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游泳2

        二、“野浴”
      在无人管理的水域游泳,被官方称为 “野浴”。 “**”期间闲得无聊,夏季天气闷热。我们几个男同学吃完午饭后出校门朝东南方向走,过南塔,走小路,穿菜地,来到浑河北岸。找一块干净的沙土地,换好游泳裤衩,顺水向西而游。双腿轻轻一摆就游得很远,头还不用放在水里,真省力!游了100多米后靠边上岸走回原地;再游,再走;好爽!我们又试图逆水向东而游,不用说前进,能保持住原位不倒退就很难了。当时有同学提议,一起游到浑河大桥的桥墩下,可又有同学说桥墩下边有旋涡,很危险。意见不统一,也就没成行。有时游完泳后,就在沙滩上摔跤、较劲。我还清晰记忆我和郑长福摔跤的情形。由于只穿游泳裤衩,身上的水还没有完全干透,滑溜溜得没有抓头。地是沙土地,又软又滑,脚也吃不上力,只好双脚叉开、双手支起了顶牛架子,摇来晃去,左踢右躲,转来转去,“搭背”、“别腿”的动作都很难做到位。我们俩的力气和个头都差不多,谁也不想漏招,都努力保持身体的平衡,很难摔倒对方。
      游累了、摔累了就随意平躺在沙滩上,望着蓝天白云,你一句、我一句地大声背诵毛主席的诗词《沁园春.长沙》:“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当时我们浑身的热血都在沸腾,心里期待着美好的未来。身上有一股使不完、用不尽的力气,是乎世界是我们的,我们主宰一切!多么幼稚肤浅的见解,多么令人难忘的青涩年华。
     一个人的“野浴”我也经历过。知青时挂锄回家闲着没事,那时确实也没有什么事可干。天闷热,看不到出路,人也闷得慌。离我家最近的河流是新开河(即现在的北运河),也就是20多分钟的路程。有一天我一个人拎着游泳裤衩从令闻街向北走,穿过小北关门外的沈抚铁路线,顺着小北二库门前的望花路再向北走不远,刚过一道铁路线,但不过桥,就来到了新开河的南岸。站在桥上向两边看了看地形:桥西是下游,不远的地方有几个日伪时期留下的废旧水泥桥墩,大桥和桥墩之间的距离也就80多米,担心桥墩附近有暗流,而且桥上总有人和车经过,换衣服不方便,不能去。桥东是上游,河道里没有障碍物,顺着河道向东看去很直。在铁路线与新开河之间是一片不高的青青野草,没有房屋,北岸全是庄稼地,于是决定在桥东面游。沿着河边的羊肠小路走了几十米后就没有路了,踏着野草继续向东走了100多米后,瞧一瞧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找个干净没有草的地方把衣服脱下、放好,换上了游泳裤衩就急急忙忙地蹦到了河里。河水不深,也就刚刚齐胸口,但河底较很软,不宜久站。水流也不急,跟浑河比差多了,但河水有点浑。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好不容易来了一回,顺势向大桥游去。游了100米左右就从南岸上来,走到放衣服的地方再下去游,一连游了几个来回后就不想游了。孤单单的一个人游,一点意思都没有。这时我才感到河水太脏了!我的眉毛,我的小胡须都挂上黑黑的、油油的、粘粘的东西,噢!原来是“臭油漆”(沥青),我的腿和胳臂上有的地方也粘着。在河边我把脸和身上挂的沥青处理掉,换上衣服,爽爽快快地回家了。
      妈妈知道了我在新开河“野浴”的事,无不担心地对我说:“你大哥和二哥小时候也都去‘洗过澡’,回家后还不承认,你爸爸一划他俩的胳臂就知道去没去,都挨过你爸的打,还不让吃饭。都说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你大了,可不能再让我操心啊!”听妈妈这语重心长地一番话后,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 “野浴”。如今我早就当上了父亲,真真切切体会到 “可怜天下父母心”。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